当前位置:

第44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那个“苹果”被荣贵小心翼翼装进了自己胸前。

    ↑

    其他地方少了材料, 拆东墙补西墙的时候, 他胸前有一块地方被掏空了, 荣贵索性突发奇想让小梅把这里改成了一个小储藏室。挖好的时候荣贵就宣布那里将会用来存放最重要的宝物。

    地方不大,不过荣贵也没多少“最重要的宝物”。

    目前里面放了什么小梅都知道, 无非就两样东西:记录孤儿院小伙伴录下来的留影的芯片、开罚单时被摄像头拍到的证据照片、再有就是这个苹果了。

    光是这颗苹果就把不大的储藏室全部占满了。

    虽然带了这颗苹果给他, 然而小梅到现在为止也不知道荣贵要这颗苹果做什么。

    他们已经在路上行驶了两天, 期间由于荣贵时不时就要将苹果拿出来赏玩,他也变目睹了苹果的颜色变化。

    刚买来的时候还有点青的, 然后变得有些微微发黄, 而如今居然有些变红了。

    老实说, 他真的不知道一颗苹果有什么好看的, 如果是机油,他大概会稍微感兴趣一些。

    “由青涩变得成熟,这颗苹果现在一定散发着非常香甜的味道。”荣贵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小梅便知道:看,那家伙又在玩苹果了。

    你明明什么也闻不见——没有说话, 小梅在心里道。

    “越看越觉得这个果子就是我们那儿的苹果,不知道这里没有光, 苹果是怎么种的, 在我们那儿,苹果树都要种在阳光下的。”

    “小梅,你见过阳光下的苹果吗?”继续深情的看着掌心里的苹果,荣贵继续回想当年。

    没见过,毕竟有谁会在那珍贵的土地上种植石头果这种廉价水果呢?

    不过他见过水晶果, 不但果实似水晶,那种果子的花亦似水晶,比苹果……石头果好看的多。

    那是和昂贵地皮价值匹配的果实。

    “苹果花可好看啦!我们孤儿院就有一棵苹果树,每次开始挂果的时候,我们就每人认领一个苹果,用胶布把自己的名字剪出来,然后贴在认领的苹果上,等到那颗果子成熟的时候,那颗果子上就会出现我们的名字啦!”

    “阳光下沉甸甸的果实……好看极了。”荣贵说着,又瞅了瞅手中的水果。

    “最早的时候,我们每人只能分到一颗苹果,剩下的果子都是要卖掉的,那个时候就特别舍不得吃那唯一一颗苹果,我就不小心把苹果放坏过。”

    “小梅你知道吗?苹果放坏的味道很好闻哦~如果不是怕浪费,我甚至想故意放坏几颗苹果闻味哩~”

    那你很快可以再次闻到“怀念的味道了”——瞥了荣贵手中的苹果一眼,小梅心说。

    那颗果子已经成熟到极限,即将衰败了。

    于是,这家伙心心念念想要一颗苹果,就是想要将苹果放坏,然后闻烂苹果味吗?

    一想到自己即将和一个随身携带烂苹果的机器人走在一起,小梅又斜了对方一眼。

    只是一个一闪而过的眼神而已,谁知荣贵却像看懂他的想法似的,大头转了过来:

    “小梅,你在担心我每天带着一颗烂苹果走在你身边吗?”

    说着,荣贵忽然笑了。

    “放心,小梅送给我的、这么珍贵的礼物,我怎么可能把它放坏哦~”

    “这颗苹果我是要和小梅一起吃的,最初想买苹果也是为了这个。”

    “你看,我们现在正在用的机械身体不是在鄂尼城修补了好多次吗?还每天在鄂尼城充能,在我想着,这就是吃过鄂尼城的特色大餐了。倒是咱俩真正的身体,一直被埋在地下,连灯泡都晒不到,挺尸一样在下面待了那么久,每天补充的能源还是之前在小梅老家弄的地豆,连道地道鄂尼菜都没吃过,多亏啊!”

    “然后我不就看到苹果了嘛~”

    “我们那边外国有句俗语:一天一个苹果,医生远离你,那意思就是苹果治病啊!”

    “又是鄂尼城的特色水果,又能治病,还和我之前最喜欢吃的水果的长得差不多,我就想着一定得让咱俩的身体尝尝苹果。”

    “而且——”

    “最后一次给咱俩按摩身体的时候,总觉得咱俩都有点黑眼圈,奇怪,明明每天都在睡觉啊~我就想着去黑眼圈的法子。”

    “这不是就想起来苹果切片贴眼睛可以减轻黑眼圈了嘛?”

    “哈哈哈哈哈哈哈~”说到这儿,荣贵得意的笑了。

    然后小梅就无语了。

    其实,最后一个理由才是你想买苹果的真正原因吧?

    小梅真相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荣贵又开始缠着小梅研究“如何将仅有的一颗苹果的利用率提到最大化”问题了。

    把身体从冷冻仓里挖出来做眼膜的提议被小梅直接否定了,不过成分提取仪却再度被拿了出来,一个苹果切成两半,完全平均分的弄了两小杯果汁,这两杯果汁最终被分别灌入了冷冻仓内的两个人的养分输入管中。

    “啊~小梅,我总觉得我尝到了苹果汁的味道。”亲眼看到果汁的颜色顺着软管滑入自己身体的口中,荣贵闭上了“眼睛”,陶醉的道:“酸酸的,甜甜的,还有点霉味……嗯……我猜是之前管子里残留的地豆味儿?”

    装模作样着,荣贵说出了自己的结论。

    小梅就斜眼瞥了瞥他。

    怎么可能在离开身体的情况下感受到味道?!将注射器收纳好,小梅正要将装备收起来,说来也怪,就在这个瞬间。

    他真的感觉到了甜味。

    酸度很低,甜度很高,没有一点霉味。

    小梅怔了怔。

    然后,他便继续之前的动作,将注射器收起来了。

    他最终将刚刚奇怪的感受归结为“暗示效应”。当一个人翻来覆去在你耳边重复某些句子的时候,这其实就构成了一种暗示,被暗示者很容易感受到对方反复提到的感受或者情绪。虽然被荣贵暗示成功听起来非常不可思议,但是除此之外,他更加无法相信这是由于他的精神与还有一丝丝关联的可能。

    他已经脱离身体的禁锢许久了。

    如果无论如何都终将脱离的禁锢,那为何不让他一开始便离开?

    毕竟,是一种原罪。

    静静的看着绕着冷冻仓转来转去、明明什么也摸不到却仍然固执不肯离开的荣贵,小梅静静地想:或许,去叶德罕城真的是一个最适合他的决定。

    毕竟,传说中冶炼水准最高的矮人大师其实生活在地底。

    如果可以拜访到对方,或者学习到对方的制器手法,或许他可以提前真正拥有真正“无罪的身体”。

    所以,这一次来到这里……就是为了推动他尽快完成历史进程吗?

    还是为了让他了解之前从来没有了解过的,世界的另一面呢?

    怔怔的插在大黄身上的蓄能电池组上,小梅思考了一夜。

    依然没有结论。

    不过,反正不是为了让他遇见这个家伙——思考终结于小梅看到隔壁荣贵的那一刻。

    明明是在充电,为了享受个人空间,他还特意多加了一个插头,可是这个家伙每次充电的时候还是习惯性的插在自己身上,改也改不掉。

    将荣贵拔下来插在隔壁的插头,小梅拧了拧自己四肢的螺丝,然后重新关机休息了。

    他们又行驶了一天之后,小黑先是诈尸一般忽然“吱扭”了一声,然后便开始断断续续播放一些变调的歌曲了。

    据说是信号不好的缘故。

    不过荣贵也不嫌弃它,不管小黑唱的“多难听”,他依旧开着小黑的开关,任由它播放简直媲美鬼屋背景乐一般的各种音乐。

    小梅对他的举动也没有意见。

    荣贵将小梅的行为解读为体贴,殊不知小梅其实只是做二选一的选择题罢了。

    要么听小黑牌收音机,要么听荣贵牌收音机。

    他只是理性选择了收听小黑牌收音机而已。

    毕竟荣贵牌收音机基本上只有音乐台,还是每天循环一曲的洗脑音乐台,而小黑牌收音机的节目单就明显丰富多了。

    况且,小黑牌收音机能够“死而复生”,这本身就标志着他们已经驶入叶德罕城的地域范围了。

    路上的车子明显变多了,很快荣贵就知道这里为什么有这么多车了:

    小黑的节目单里是有道路服务台的,在这里,经常可以听到有人打电话进来,说明自己在公路的哪一段,要去什么地方,如果有车子刚好顺路就可以稍他一程。

    当然,这是收费的。

    简直是异界版的滴滴打车啊!而且还是不会让电台倒闭的版本!

    荣贵当时就激动了。

    多有意思啊!而且他和小梅刚好缺钱。

    当时他就鼓动小梅去接活了。

    小梅一开始是不干的,然而耐不住他一直在旁边磨来磨去,小梅到底开车过去“接活”了。

    然并卵——

    大黄走的实在太慢,原本在那里的客人早就被接走了。

    =-=

    荣贵只好放弃了“客串快车司机赚取入城后生活费”的计划。

    不过他到底看到矮人了!

    那果然是些强壮的家伙!标准配备是身后的锤与斧头,然而他们并非荣贵想象中的五短身材,相反,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可比他和小梅高多了!

    这说明了什么?

    他和小梅现在的身高还没有矮人高?!

    orz

    这可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截止到现在,根据荣贵的观察,唯一能在身高上和他们俩差不多的,大概就只有矮人中的女矮人了。

    进入叶德罕区域的第三天,荣贵在路边看到了一道和他俩差不多高的身影。

    站在路边,对方正在路边招手打车。

    绑着两根麻花辫,那竟是一位女性矮人!

    那也是荣贵第一次见到女性矮人了。

    作者有话要说:  过渡章 要到新的地方了

    提到昨天的黑市,其实是有原因的。

    有只读者啾的评论说中了一点:白色的世界,真的好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