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1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头还是那颗头, 手也维持了原来剩下的那只手, 甚至身体也是原来的, 只是——

    身体被拆开一半,歪了一个角度, 横着变成了个小拖车, 双腿被履带代替, 荣贵如今彻底变成一台拖车了,只不过比拖车多颗头, 呃……好吧, 还多只手。

    因为调整太大, 被迫全程关机断电, 一切已成定局才看清自己模样的荣贵事后简直要哭出来。

    小梅的审美有病,得治啊~

    “我不要见人了!”荣贵生无可恋的单手捂住了脸。

    小梅就看看他,半晌把防毒面具从自己脸上扒拉下来递给他。

    “?”荣贵就从指缝里看他。

    小梅没吭声,只是又把面具朝他递了递。

    难道——

    不要见人→戴上面具→戴上面具=不用见人??!!

    囧!

    荣贵瞬间读懂了小梅的脑回路。

    “小梅你好……你真好。”本来想说“小梅你好怪”,然而在小梅摘下面具后, 荣贵看到了小梅圆圆的小脸蛋,一半脸是原本材料的黑色, 而另一半……却因为之前被压扁, 修复过程中使用了昨天购买的材料,看起来花花白白的有些斑驳。

    心一软,荣贵改了口。

    他终究没有收下小梅的防毒面具。

    “我戴个头巾就好了,我会十七种头巾的包法哩~”一边说着,一边驱动身体走到床边, 把床单扯下来,荣贵很快用它在自个儿脑袋上包了一个好看的造型。

    然而包着头巾的拖车看起来更滑稽了……

    荣贵的脑袋终于还是耷拉了下来。

    “算了,你直接说我是拖车好了。”

    “?”小梅就歪头看看他。

    “我宁可被人当作拖车也不愿意被人知道我变成拖车了啊啊啊啊啊!!!”

    这有区别吗?——by小梅。

    “你好怪。”小梅最后这样对荣贵道。

    被说的荣贵目瞪口呆了:我刚刚一时心软没说你怪也就算了,你居然说我怪了?这、这这这——

    “你才怪!你全家都怪!”大声嚷嚷着,荣贵追了出去。

    上工时间到了,新的一天又开始了,虽然被迫换上了完全不符合审美的身体,不过荣贵终究还是坐在了大黄身上,坐在了小梅的左手边。

    被小梅这么一闹,荣贵终究忘了自己头上还带着头巾这件事。

    小小的拖车机器人盯着自己的履带,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中,他难得安静了好一会儿。

    而在难得的宁谧之中,他没有注意到小梅不时从右边斜过来的视线。

    就像一朵“法赛蓝朵”——从荣贵最早包上头巾的时候他就这么觉得了,如今他垂下头来,便更像了。

    头巾层层叠叠就像浓厚的花瓣,而最后扯出来的两根蝴蝶结恰似纤细的叶子,垂下的头就是花朵成熟绽放时临水照影的姿态了。

    小梅忽然想到了很久很久以前,在某个记忆里见过的一种美妙花朵,那种只生长在最纯净的溪水边缘的花。

    它们的花朵永远低垂着开放,永远朝向溪水的方向,世人都道这是世界上最爱自己的花朵,它们的眼中只有自己,水镜中的自己。

    它们永远不会将视线投向第二个人,哪怕你将再恋慕的目光投向它,一直投向它……

    所以,这种花的话语是“自恋”,以及“无望的爱”。

    是世间最残忍的花。

    很美——看着旁边垂着头的荣贵,小梅静静的想。

    于是,在荣贵不知道的地方,他第一次被小梅偷偷赞美了。

    不过,就算他知道了,心中恐怕不是高兴而是如临大敌吧?

    毕竟现在在荣贵心里,小梅的审美观已经完全坏掉了。

    能够被小梅说美的东西,得是什么程度的怪物哦?——几乎是被小梅赞美的同一时刻,荣贵内心偷偷吐槽了。

    小梅熟门熟路的将大黄停在了七号矿坑的停车场,周围已经有很多车子了。

    “记着,我现在就是拖车了,不管别人怎么说不像,我现在都是一辆拖车!”下车前,荣贵义正辞严叮嘱小梅。

    小梅就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荣贵就闭上嘴巴,头往下一缩卡入卡座,手向上伸长拉住小梅的手,他开始装死……不,是装作一台拖车了。

    他紧张得很,生怕被人认出自己是个人,然而——

    “今天额外携带拖车一辆,好了,登记完毕。”守门的人问都没问,就把小梅放进去了。

    你们都是近视眼吗?这、这明明是一个人!一个机器人呀!装死中的荣贵心中大嚎道。

    然而他毕竟是有职业操守的,演什么就要有演什么的觉悟,从决定扮演拖车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决定不在人前说话了,于是,任由心中熔浆翻滚,荣贵硬生生忍住了。

    一定是自己演技太好的缘故!——他为对方的“眼盲”找了个强有力的理由,然后心中瞬间舒服了许多。

    倒是和他们一起下矿洞的矿工们认出了荣贵。

    “这不是前几天一直跟着他的机器人……的头吗?如今即使变成拖车,仍然也是个人吧?这算不算非法上工?”立刻有矿工指出了这一点。

    被人认不出来着急,被人认出来了更着急!

    ↑

    荣贵立刻紧张起来了。

    倒是小梅一如既往的冷静,无论别人怎么说,他只咬死了一句话:

    “不是机器人,是拖车。”

    干得好小梅——荣贵在心里为小梅点赞了。

    最后还是管理员站出来了:“他说是拖车,那就是拖车了,反正机械人可以自行选择自己身体的形态,也可以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他们俩又是家庭账户,一个人赚的积分也是两人分,两个人的还是两人分。”

    说到这里的时候,仍然有矿工想要争辩,然后——

    “再说了,这台小拖车怎么看都不像是很能干的样子。”

    这句话之后,一个想要继续找茬的人都没有了。

    喂——难道你们全都是这么想的?

    于是,明明危机解除,可是荣贵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了。

    基于职业道德,他在人前继续沉默的饰演一辆小拖车,然后,在进入矿洞之后,荣贵的头立刻重新伸出来了,手也从小梅手中拿了出来,安全帽往头上一扣,荣贵大声道:

    “今天的目标是七块矿石!小梅!让他们看看——”

    “我可是相当能干的小拖车!”

    说完,荣贵小拖车便吭哧吭哧的向矿洞深处钻进去了。

    “……”无语的看了他一眼,小梅照例将背筐放好,然后是小台子,收音机……

    想了想,他最终还是将收音机摆在了台子上,蘑菇插好,然后拧开了收音机。

    没有了大头的陪伴,收音机今天只能唱歌给旁边的蘑菇听了。

    今天的曲子依然很劲爆~

    这一天,他们果然带回了七块矿石,坚决不要小梅帮忙,荣贵特意让小梅把所有矿石都放到自己身上,然后吭哧吭哧拖了回去。

    ↑

    这是为了证明自己是一辆“非常能干的小拖车”吗?

    猜到荣贵的想法,小梅很无语。

    不过从这一天开始,他们的工作效率确实提高了。

    荣贵之前猜测的没错,小梅每天采矿数量确实是被他的力量限制了:他的力量太小,拖不动更多的矿石,如今有了荣贵,他的开采量便立刻翻倍了。

    为了能够拖更多的东西,荣贵还让小梅帮自己加固了底盘,甚至还让小梅帮他做了一个小石锤,这样,他就可以偷偷帮小梅砸矿石了。

    当然,对外宣称所有的矿石还是小梅砸的,他只是为了能够多扛几块矿石,看起来“更能干”而已。

    莫非这就是传说中“作为拖车的荣誉感”吗?

    对于荣贵的想法,小梅是揣摩的越来越明白了,然而,越是明白,他反而觉得荣贵这个人越难懂了。

    然而不可否认的,在荣贵加入后,他们联名账户上的积分便飞一般的开始增长了。

    期间,他们遇到过两次坍塌事件,一次稍轻,只是事后荣贵拖车里的泥土石块清理稍微费事了些,然而虽然费事,不过他们却在拖车内找到了一块纯度相当高的锗矿石,这成了他们进入矿洞以来发现的积分最高的矿石;

    第二次严重一些,他们所在矿洞的整个一层都塌掉了,幸好小梅反应的快,及时通知了荣贵坍塌即将到来,然后荣贵立刻伸出手将小梅拖了过来,然后迅速的把自己的脑袋拧了下来,一人一头躲在了荣贵的拖车身体下。

    他们在四天后才被挖出来。

    小梅还好,荣贵的身体更加破烂了。

    不过荣贵倒也不太在意,让小梅把自己修理了修理,他继续干的很带劲。

    倒是事故后后有一个好消息:小梅涨了工资,成为新的矿工小队的小头目,他也开始带人了。

    他们的积分增长的更快了。

    一部分积分用来支付房租,一部分用来购买材料修补身体(注:在鄂尼城,部分积分是允许在官方渠道兑换货币的),剩余的则全部存起来。进入下一个城市的最低积分是50000,荣贵将这个数字记得牢牢的。

    当他们的积分到达五万的时候,荣贵简直高兴坏了,他简直一秒钟都不能待,迫不及待的收拾行李,他打算第二天就离开这里了。

    倒是小梅什么也没有做,当荣贵从兴奋中冷静下来一点,他才叫住了荣贵:

    “我们还需要攒30000积分。”

    荣贵吓了一跳:“去下一个城市的积分涨价了?”

    这是他的第一个反应。

    他现在的身体已经相当破旧了,以至于只是“吓了一跳”这个动作,就让他身上的螺丝掉下来一颗。

    没有立刻回答他,小梅跳下床,捡起脱落的螺丝,熟稔的重新给他拧上去了。

    “没有涨价,而是目的地更换了。”

    荣贵就不解的偏头看他。

    “不去五万积分的罗德拉姆城,我们去八万积分的叶德罕城。”

    荣贵就更不解了。

    两个城市他都一无所知,他只是本能的觉得,无论哪个城市都好,肯定都比在这个矿产城做矿工来得好。

    他已经基本上完全散架,小梅也快了。

    这里能买到的材料非常差劲,他们每次更换零件就像拆了东墙补西墙。

    “叶德罕城又叫矮人城,也是唯一对外开放的矮人城,矮人们都是锻铸专家,地底世界最好的材料都在那里。”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

    然而荣贵已经完全读懂他的意思了。

    惊喜交加着,如果此时是人类的身体的话,荣贵一定已经热泪盈眶了:“小梅,你可真是个大好人,你这是要买最好的材料给我做最漂亮的身体吗?”

    我可没那么说!只是想着在那边随便找点材料罢了——小梅正想反驳,然而荣贵却根本不给他反驳的机会,破破烂烂的拖车机器人猛地冲过来,然后——

    噼里啪啦。

    彻底散架了。

    “赶紧努力赚钱去叶德罕城吧。”躺在一堆破烂里,荣贵唯一完好的大头仰望上方的小梅。

    正在零件中翻找自己零件的小梅便轻轻“嗯”了一声。

    此时此刻,这位曾经被称为“梅瑟塔尔陛下”,如今却只是“小梅机器人”的男人大概还没有意识到,重新滑入命运的轨道,他原本已经放弃做任何选择,也决定不去对未来做任何思考,如今却再次有了计划与目标了。

    不是为他自己,而是为了旁边那个名叫“荣贵”的人。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一章算是过渡章节吧~

    以及

    今天开始,在脑洞区诚征文案=-=

    如果下面都挂满评论的话,这样大家就会有很多文案看了。

    ↑

    好奇大家的文案出来之后会不会看起来根本不是一个故事(一点点恶趣味)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