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十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承包了新矿洞的第一天,小梅挖到了三块矿石,第二天,就有五块了,数量虽然不多然而质量高,接下来的日子里,他们每天稳稳的至少200积分入账,荣贵总算安下了心。《

    前往下一个城市需要的初始积分是50000,这样一来,他们只要奋斗250天就可以了,呃……因为小梅要赚两个人的积分,所以是要500天……

    用体内内置的计算器算了算帐,荣贵觉得总算看到了希望。

    要知道,也就是小梅厉害了,其他矿工一天的出产基本上是100积分,而且还不稳定,一周总有一两天基本上没收获的。

    像小梅这种稳定每天挖掘200积分的,简直是高产鸡……高产机器人啊!

    “小梅真厉害!”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荣贵立刻高高兴兴赞美小梅了。他还把自己刚刚计算的结果告诉小梅了,虽然那些小计算小梅搞不好只用一秒钟就全部搞掂了,可是这不妨碍荣贵想和小梅分享啊,万一小梅还没算账,他这样不是好歹帮小梅省下来一分钟吗?

    一分钟也是时间呢!

    嗯哼~

    汇报完毕,荣贵就用求表扬的表情看向小梅了。

    小梅:……

    只算产出不算支出,这家伙的数学果然小学都没毕业。

    当然,这句话仍然是脑子里一闪而过,将背篓收拾好,小梅把正在等待表扬的荣贵随手塞进前置背包,然后再次离开了。

    这一次他们不是最后离开的了,不知不觉间,小梅已经成了小队里第二个接受检测的矿工,仅次于那个小头目之后了。

    不过他们差的也只是数量而非质量←小头目的个子大,能背回来的矿石整体数量多!

    荣贵觉得小梅这不算输,纯粹是个子小力气不大的缘故~

    没有兴趣听其他矿工的检测结果,小梅收拾好东西就离开了,倒是他怀里的荣贵大声和其他矿工以及管理员说了再见。

    当然,没人理他就是了。

    不过荣贵也不以为意。

    熟门熟路的上了班车,下了车在停车场找到大黄,几乎是一发车,荣贵就察觉这不是回家的路,而是——

    “要去逛街吗?”荣贵立刻认出这是通往集市的路了!

    “去买些东西。”小梅淡淡道。

    “哦哦哦~”荣贵就忽然兴奋起来。

    他对上次去的集市感觉很好,那里的人很礼貌(?),摊主超级热情(?),他一直想有了钱再去一回来着。

    “可以买水果吗?我上次看到有个摊子卖水果啦!圆圆的,水灵灵的,可像我们那儿的苹果啦!”他立刻往一无所知的采购清单上加了一条。

    “我上次赚的工资还有剩,可以用那个买。”也不用花小梅辛苦赚的工资,他自个儿有钱~

    小梅没有立刻答应,不过也没反对。

    驾驶着大黄,他们很快来到了集市入口。

    像上次那样,小梅仍然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矿工服,将腰包系到矿工服里面,然后想了想,又像上次那样将荣贵揣在胸口了。

    虽然仍然想不明白上次在集市为什么得到那么多优待,不过他敏感的意识到了应该是和他身上这身矿工服有关。

    索性他就按照上次的装扮来了,这样也安全。

    “大胸粗腰”的“女矮人”便再次光临了这个集市。

    他们是按照顺序逛的,荣贵注意到:小梅这次的目标似乎不是那些矿石,他几乎没有往矿石摊子上多看一眼,倒是视线一直落在有金属的摊位上。

    他立刻想到了两人的身体。

    小梅对他们现在的金属身体可真上心啊!

    如果能对埋在地下的那对身体也这么上心就好了——荣贵想。

    总之,小梅逛了好几个摊子,有些摊子他只是看了一眼就走了←这是没看上,而有的摊子则看的比较久,不过在老板热情的介绍完价格之后,他还是走了←这是嫌太贵。

    从进入集市开始,荣贵脑袋里的计算器面板就没关上过,他把小梅略看上的摊上物品简单加了一下,然后内心咂了咂舌:不愧是小梅,看上的东西都好贵啊!

    这要是买下来,他这几天赚的积分全都得填进去。

    他能算明白的帐,小梅更加清楚,所以他只是看,并没有下手。

    接下来,小梅又逛了几家,然而却再没碰到合适的。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水果摊出现在他们左前方,小梅顿了顿,便走过去了。

    “不要那个黄的,那个皱巴巴的,一看就没什么水分,要那个红的!那个是熟的!甜!”在小梅的脑子里拼命指挥着,荣贵在看到水果的时候整个头都兴奋了,他这一兴奋,小梅的前襟拉链就又扯开一点,摊子上的其他人急忙目不斜视,生怕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倒是小梅,对周围其他人的想法一无所知,他按照荣贵的指示在水果中翻来翻去。

    荣贵的视线一开始是完全落在水果上的。

    黄的水果,绿的水果,还有红~红~的~水果!

    太久没见到这种类似家乡原产物的东西,也太久没见到正常的食物,他激动极了,直到——

    他不小心看到了小梅的手。

    小梅现在是戴着手套的。就是那种矿工手套,平时有拉链可以连在矿工服上,和矿工制服一个材料。粗糙耐磨,结实异常,据说有石头从上方掉下来也无法穿透布料伤到矿工的身体,在事故中,不少矿工就是靠这身衣服保住了身体的完整。

    也正是听说了这个,从小梅上工的第一天起,荣贵就反复叮嘱小梅一定要遵守规矩认真穿着制服,防毒面具也不能落下,小梅确实听话穿着,不过清洗就不那么认真了,也没那个条件,所以这身制服越来越脏,很快就和其他矿工身上的肮脏制服没什么两样了。

    引起荣贵注意的并不是那手套上新添的污渍,亦不是手套上的细微磨损破痕,而是——

    荣贵忽然在小梅脑子里说话了:

    “放下苹果,小梅,到旁边没人的地方去。”

    他的声音冰冷而严肃,小梅从来没有听过他用如此口气说话。

    大概是太稀奇了吧,小梅顿了顿,以为他真有什么重要的发现,于是他放下手中已经挑好的水果,行走了好一段,这才在旁边找到一个可以避开人的地方。

    “?”小梅在脑内打了一个问号。

    “脱下手套。”荣贵的声音仍然严肃,甚至更严肃了。

    隐隐的,甚至有一种压迫感。

    奇怪的感觉——小梅想着,顺从的将手套从矿工制服上拉下来了,露出了下面一双机械手,一双……惨不忍睹的机械手。

    没散架,但是四根手指的指节部分全部被压扁了。

    “再……拉开点拉链。”声音依旧冰冷,然而荣贵的声音已经开始颤抖了。

    他没有手,如果有手的话,一定已经扑上去自己拉了。

    这一回,小梅并未如他所愿。

    然而荣贵却再也无法等待,也不知道怎么弄的,过了一会儿,他竟然从小梅怀里跌下来了。

    一开始荣贵还以为是自己的意念太强烈,自己从小梅怀里挣脱了,后来才发现:根本不是他自己挣脱的,而是——

    小梅的半拉身体散架了。

    只留半个身体站在原地,小梅的上半边身子掉下来了。

    小梅的头也随即滚落,荣贵看到了他的头,他的头……也扁了……

    如果有人类的眼睛,荣贵打赌自己的眼睛现在也扁了。

    眼睛一扁,流下泪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啊!”荣贵小小声说话了。

    “今天,矿洞里挖掘原石的时候,矿洞小规模坍塌,被压在下面了。”小梅的头刚好滚在他脑袋旁边,绿色的小帽子几乎被压进头颅里,两只眼睛也因为头颅扭曲而变形,小梅现在看起来可怕极了。

    然而荣贵心里却没有任何害怕,他只是伤心,伤心极了。

    是音乐的声音开得太大了吧?他居然对立面的坍塌一无所知,当他快乐的听音乐的时候,小梅却被矿石压扁了,如果不是小梅自己从石头下顽强的爬出来,是不是……

    是不是就再也见不到小梅了?

    荣贵忽然害怕了。

    非常害怕。

    因为再不买材料就再也动不了了,小梅这才硬撑着过来买材料的吧?否则,依据小梅的性格,八成只是凑合凑合,用旁的什么材料随便修理一下,他对外形不太在意,对材料本身也不太讲究的。

    想到这里,荣贵就更伤心了。

    为什么也不说的小梅,为刚刚还想着买苹果的自己。

    他很快做出了决定:“你那里的积分,加上我们之前剩下的钱,全部加在一起,我们去买最好的材料吧。”

    “……那点积分和钱可买不起最好的材料。”小梅已经在重新组装身体了,好在有矿工服,他虽然有点散架,但是零件却一个也没少,全都散在衣服里。

    “买用我们的钱能买到的最好的材料。”荣贵固执的说。

    “还要买水果。”小梅已经迅速将头安好了,正在戴手套了。

    “买什么水果啊!先把你的身体弄好再说,你可是我们家现在唯一一个劳力呀!”如果有手,荣贵一定会敲他的头啦!

    呃……不能敲头,小梅的头已经很扁的,再扁就扁成煎蛋了。

    用扁了的手指将荣贵抓起来重新塞入胸前,小梅再次扣上了扣子。

    然后,两个人就重新逛街去了。

    对路过的水果摊视而不见,荣贵催促着小梅去之前看上的摊位去了。

    倾尽两人身上所有的钱与积分,他们买了摊上他们能买的到的最好的材料。

    当天晚上,小梅修理身体的时候,荣贵不止一次庆幸:幸好自己发现了一点倪端,小梅现在可是一边修一边散架啊~显然根本坚持不到明天了!

    于是,他语重心长的嘱咐小梅道:“小梅,以后你可得好好保养自己的身体啊,我坏了你都不能坏,我坏了你能修理我,你坏了我……我可没法修理你啊!”

    “苹果什么的都不重要,咱们家的钱要紧着你用啊~”

    生怕小梅左耳进右耳出,荣贵就这么絮絮叨叨的在他身边唠叨了一整夜,直到彻底没电为止。

    然后,当小梅将他的头接上电开始充电的时候,他又继续自动重启继续唠叨起来。

    在荣贵的唠叨中,小梅一点点将自己的头拆开了,脑移出来,然后将扁了的地方敲平整,再补上新买的材料,有些地方敲的不太圆滑,荣贵就反复指点,直到小梅将不完美的地方全调整完美位置,其他地方亦是如此,虽然无法在技术方面给予小梅任何帮助,不过在审美上,荣贵还是自认为比小梅强了不少滴~

    就这样,小梅的身体一点点修好了,耳边的小红花仍在,金黄的妹妹头也在,只是身上的补丁多了些,以及……

    小梅的头变得更圆了,圆圆的,就像一颗黄色的苹果。

    ↑

    翻来覆去欣赏着自己提供了造型指导的、小梅的新修好的身体,荣贵满意的想。

    末了,他也终于下了一个决定。

    “小梅,帮我也改装一下身体吧,不用像原来那么精细,只要能走能装东西就行,我要跟着你一起去矿洞里!”

    “?”正在拧最后一颗螺丝的小梅就斜眼瞅瞅他。

    “你万一再被砸,我可以帮你一起拽身体,还有……你每次只能找到五颗矿石是因为拿不动吧?我去帮你搬矿石呀!”插座上,荣贵的大头天真的道。

    “……以现在的材料,能做出来的身体会很丑。”没有明确的拒绝,小梅只是客观道。

    果然……荣贵稍微瑟缩了一下。

    不过,他很快战胜了自己,颇为萧瑟的,他英勇道:

    “康木昂!来吧!”

    小梅又瞅了瞅他,确定荣贵是真的想要这么做之后,终于——

    他再次开工了。

    等到黎明到来,他们即将上工前的一小时,荣贵的新身体也终于出炉了:

    深沉的用巴掌大的小镜子打量着自己,荣贵一脸萧瑟:

    他现在已经不再是荣贵机器人了,他变成荣贵小拖车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