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十八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既然是家人了,那……再添个家具呗~

    ↑

    by荣贵奇怪的脑回路。

    于是小梅在地上研究石头的时候,他也超级认真的研究了起来,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也看出什么门道来了呢~

    可惜——

    他只是在研究石头的形状与颜色而已。

    他想要一个可以摆放自己头的小台子,这样小梅也就不用浪费背篓专门放他的脑袋了,虽然怕地上脏用背篓摆放自己的脑瓜也很窝心,可是总觉得有点浪费。

    所以干脆就弄一个小石台就好了嘛~这里刚好有这么多石头。

    自己的头发是黄色的,帽子是红色的,已经非常花哨了,按理说放置头颅的台子用个低调的颜色比较好,比如黑色,可是……他现在的脸用的金属也挺黑啊……

    荣贵最终选定了一块发白的石头,然后他就呼唤小梅了:“小梅小梅,我们把那块白白的石头带回去好不好?”

    小梅:难道他是看出来那块石头可能是黑田石的边缘矿了?

    没有吭声,小梅沉默的看向荣贵。

    然后——

    荣贵似乎生来就是为了推翻小梅的各种揣测而存在的:

    “小梅,用那块白石头给我做个放脑袋的台子怎么样?白色,经典百搭色,无论是和我的黄头发、红帽子还是黑脸蛋……哪一个颜色都不会冲突哩~”

    就知道想多了——by小梅。

    于是,等到小梅带着那块石头出去时,对管理员解释的理由就是荣贵的那个理由。

    当然,解释的事情也由荣贵一并代劳了,认真解释了自己想要这块石头的理由意外,荣贵还向管理员表达了感谢,以及小腰包里的收音机是多么实用,可惜接收频道太少只有一个有点遗憾云云……

    “只有一个音乐频道,偶尔播放的还是有点悲伤的歌,如果不是有小梅在,我总觉得自己要得忧郁症哩……”末了,荣贵忧愁的说。

    管理员就“呵呵”了。

    “放心吧,谁得忧郁症你都不会得的。”他最后这样说。

    荣贵:这是表扬吗?总觉得别有意味……是错觉吗?

    自始至终,小梅只说了一句话,确切的说是问了一个问题:“这里有集市吗?可以购买矿石的。”

    其实这个问题的回答几乎是百分之百肯定的。

    早在进城以前,从灯塔处工作人员的询问就可以猜测的出来。那里一共可以前往三个城市,而这里是其中要求积分最低的入口,对于没有积分的他们来说这里固然是唯一选择,然而对于很多人来说,这里必然只是二分之一,三分之一甚至更多基数分之一的小选项。

    而那些人过来做什么呢?

    过来采购矿石听起来是最靠谱也是最直接的猜测。

    毕竟,这里除了人就只有矿石,积分不够的人带不走,带走也没用,那他们所谓的只能是矿石。

    而停车场内,他也确实看到了一些看起来就不像是过来打工的人。

    “当然有,鄂尼城最出名的就是矿石了!”果然,高个子管理员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能告诉我在哪里吗?”然后,小梅也便顺势问出了自己真正的问题。

    在外面打听固然也会知道,然而向同为矿工的人打听风险太高了,对方不知道或者不回答还算是好的,最担心的对方吐露不实情报。

    那人就看了小梅一眼,半晌拿出一张纸片在上面画了几笔:“你们现在能去的只有这里。”

    “谢谢你,罗德!”代替小梅,荣贵立刻道了声谢。

    “不客气,阿贵。”被称为“罗德”的高个子管理员随手挥了挥手。

    小梅这才发现这两个人不知道什么已经连姓名都交换了。

    “谢谢。”迅速扫了一眼纸条,将上面的图形全部记住,小梅将纸条重新还给了罗德。

    然后,他也道了声谢。

    “明天记得按时上工,就今天这个点儿。”朝两人摆了摆手,罗德对他们道。

    “会的,会的。”回答他的仍然只有荣贵,待荣贵与罗德道别完毕,小梅也开始向前方走去。

    附近就有一艘矿车,接上小梅,又等了两名矿工之后,车子这才发动,通行令统一由司机保存,放下他们的时候,司机交代了一句:“每一小时的整点有一班车。”

    他并没有说后果,然而后果任凭谁也想得到:只有司机有通行令的情况下,上不了车连矿坑也进不来,工作自然泡汤。

    后果很严重,任何矿工都不会轻易迟到。

    车门打开,矿工们陆陆续续下了车。

    小梅和阿贵仍然选在最后一个下车——小梅的个子太小了,挤在人群中总觉得很易碎。

    他们这才发现外面是一个很大的停车场,不少矿工们都将车子停在这里,荣贵让小梅打听了一下,发现这里居然是八个半小时内不收停车费的,显然是为了住得远的矿工们上下班开车方便,于是荣贵立刻对小梅道:“我们明天也把大黄骑过来。”

    小梅没有反对。

    开大黄过来是明天的事,今天他们仍然是没有车子的,接下来的路得完全靠腿走下去。

    之前他们准备去的四号矿坑距离他们住的地方还算近,走路过去还不算太远,然而这个七号矿坑就有些距离了。

    好在七号矿坑离罗德地图上的集市不算太远。

    足足行走了两个小时,他们终于到了那个集市。

    路上的时候,荣贵还和小梅说过自己的担心:他担心他们去晚了集市会关闭,毕竟罗德没有说集市的开关时间,偏偏荣贵那时候没想到就没问。

    然而抵达的那一刻,荣贵立刻不担心了:这里灯火通明,人山人海,热闹!

    不过荣贵很快有了另一个担心:人多会不会有小偷啊?

    于是赶在小梅抬腿踏入人海之前,他果断把小梅叫住,让小梅找了个尽量隐蔽点的地方,然后将自己的头塞到了矿工服底下。

    “我的脑袋可是你身上最值钱的东西啊!小梅你一定要好好照看好!我观察了一下,矿工服的腰带下面是最安全了,你就把我塞这里吧。”

    小梅:……

    然后他果断将荣贵的脑袋上提,然后将腰包放到荣贵原本看好的位置了。

    这……这是矿石比他的脑袋值钱的意思……还是小梅认为最安全的位置是胸口不是腰?

    荣贵想了想,决定选择第二个。

    不过藏在胸口的好处就是可以解开一颗扣子往外看,如果在腰间就不行了,总不能让小梅不系拉链吧?

    露出一只眼睛的荣贵于是重新高兴起来。

    觉得荣贵难得也有个好主意的小梅的心情也还算不错。

    于是……

    两个人谁也没意识到两个人如今的形象问题:

    腰间系着腰包粗了一圈,胸前塞着荣贵的大头,全身包裹在制式矿工服下的小梅看起来再也不是之前那个娇小柔弱的小梅了,他现在看起来是个膀大腰圆的矮个儿壮汉!呃……胸前鼓鼓的,还是个女汉子!

    虽然个子矮了点,然而还挺威武的。

    居然有几分像传说中特别善于冶矿的矮人一族了。

    这点,注意外表的荣贵没发现。

    向来不在意的小梅就更没发现了。

    以至于当小梅重新进入集市,发现周围第一次有了空地、所有人都和他保持一定距离的时候,荣贵啧啧称奇了。

    “这是嫌我们身上脏吗?他们也没干净多少啊!”

    小梅……小梅虽然没有点头,不过心里其实也认同了荣贵这个说法。

    因为他也实在想不到其他理由了。

    “不过,小梅你来集市做什么?要买矿石?或者还是买现成的材料,给我做身体?”荣贵的声音在小梅脑中响起——为了不引人注目,两人再次采取了脑内通话的模式。

    “不是买矿石,也不是买现成的材料,鄂尼城的矿产目前已知的就锗、黑田石还有砂尼三种,三者全是建筑材料,没有一种可以供制作机械身体使用。”小梅的声音依旧平坦冷漠。

    然后荣贵就奇怪了:

    “不买……那你过来干什么?”

    “过来观摩,这里贩售的肯定是已经开采出来并且得到鉴定的矿石,可以研究学习,除此之外,通过查看摊位上的矿石种类可以推算出鄂尼城的矿产种类。”

    “哦哦哦!”听完小梅的话,荣贵心里更加佩服了。

    这就是学渣和学霸的区别吧?

    别说共同学习了,他连小梅过来的目的都猜不到啊!

    完全没法一同进步啊!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们共同生活,因为:

    他和小梅现在是一家子啦~

    心里继续冒着小花,荣贵接下来就不吭声了。

    他也知道自己唠叨了点,不过好多时候的唠叨只是不想周围太安静,怕小梅寂寞,如今这里这么多人这么热闹,他也终于可以重新作回安静的美男子……的头了~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里,荣贵表面上安安静静的默不吭声,实则透过小梅胸前敞开的小口努力往外看热闹,而小梅则一个摊位一个摊位的走过去,认真学习真正原矿石的特征。

    原本围在摊子周围的人见到小梅都纷纷避让,谁不知道矮人脾气暴躁,而且特别能打啊!

    尤其是女矮人!

    由于严重的性别比,女矮人在族内特别稀少,也就特别珍贵,一个女矮人的追求者至少二十个,这代表了啥?这代表你惹了一个男矮人,最多就这个男矮人过来把你揍一顿,如果你惹了一个女矮人,那至少有二十个男矮子过来痛殴你一顿,对了,还不包括女矮人她爸她弟她哥哥她邻居……

    不好惹啊!

    周围有常识的人全都默默避开了小梅,摊主也特别热情,无论小梅怎么看都不赶人,还主动在旁边说明,看小梅拿起来矿石没多久就放下,以为对方不满意,就拿出更多的好矿石主动让他看,这也就算了,最后小梅什么都不买走人的时候,摊主还觉得是对方眼光太高自己的货太差,人家看不上活该。

    竟然还挥手欢送了。

    “这里的生意真不好做啊,我们什么都不买,居然还这么热情。”一路看下来,荣贵只得出了这么个结论。

    再次难得的,小梅心里也点头默认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