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十七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看着和一堆“垃圾”摆在一起的荣贵,小梅的表情没有任何改变。

    在八个小时间,他确实走出很远很远了,周围一片黑暗,越走越狭窄的矿洞内有无数的分岔路,就像一个巨大的迷宫,为了能够准确返回,小梅是有做标记的。

    然而实际上,他最终却没有使用那些标记。

    他是顺着荣贵的“歌声”一点点摸回来的。

    狭窄的甬道中,荣贵平凡的机器人标准音也变得通透空灵起来,时有时无,若隐若现,无论他走到哪里,总能听到荣贵的声音。

    就像一根线,荣贵永远在线的另一头。

    他不会说,荣贵的声音在经过层层狭窄矿洞的过滤后居然听起来有些动听了。

    就好像不久之前,他在白塔之内的房间播放的音碟一般。

    然后无论他在那里,总有若有似无的歌声了。

    大概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又找到了熟悉的节奏,整整八个小时全部用来用于观察与开凿,很快就过去了。

    他并不觉得寂寞,最寂寞的地方也不是这里。

    他看了看天空——

    然而那里如今只是黑黝黝一片。

    然后他就继续工作了。

    “小梅小梅,你挖到多少矿石啦?”最后还是荣贵的嗓门打断了他片刻的沉思。

    荣贵头上矿工帽上的探照灯明晃晃的照着他,经过短暂的、由于视觉系统转换而造成的黑暗,等到他再次能够视物的时候,竟觉得这里和刚刚是两个地方了。

    “……”没有吭声,小梅只是微微侧过身,让荣贵看到自己腰间的腰包。

    就是之前装矿工必备物资的腰包,里面的东西被小梅当做垃圾全逃出来的那个。

    如今那个腰包鼓鼓的,看起来装的很满。

    “哇!看起来很多啊!不愧是小梅,第一次挖矿就上手啊!”荣贵立刻赞叹道。

    小梅没有反驳。

    将荣贵的头端起来,重新装进背包内然后挂在自己胸前,然后在将地上的小背篓翻过来背上,上面的东西全部扔在地上不管,他正要走,荣贵急吼吼又叫住了他。

    “这里还有这么多食物啊!拿上,还有我们的收音机啊!这个一定得拿上,我回去还要给它充电哩~”

    看了看地上那些对他来说毫无用途的“垃圾”,顿了顿,小梅终究蹲下去将它们捡了起来,然后全部扔进了身后的小背篓。

    荣贵这才满意了。

    他们在指定时间前三分钟准时抵达电梯口,那里一个人也没有,荣贵一开始还有点小担心他们是不是被人放鸽子了,直到其他矿工陆续从远方出现,他这才松了口气。

    其他人的背篓或者全满或者半满,比起小梅只有一个小腰包的矿石,别人收获最少的也比小梅多。

    不过小梅是第一次嘛~

    就怕小梅失去信心……

    荣贵忧虑了一阵子,很快的,他听到了身后的电梯声,还有熟悉的音乐声,伴随着一声开门的声音,一个光明大作的房间再次诡异的出现在一片漆黑的矿坑中央,矿工们陆陆续续走进去,电梯门合拢,然后迅速上升。

    房间里仍然什么也没有,矿工们似乎都累了,全部坐在座位上,没有一个人说话。

    太安静了,荣贵也不敢吭声了。

    他就在心里小声的跟着房间里的音乐哼歌。

    这种死一般的静寂终止于二十分钟之后,当荣贵心里刚好哼到最后一个音符时,房间里的音乐同时停止,电梯门打开,里面进来了一个男人。

    荣贵一看:还是熟人,就是门口那个高个子男人!

    “好了,收货时间到了。”蒲扇一般的大手里抓着一个大袋子,他就这么大喇喇的直接走了进来。

    以那名引路矿工为首,其他矿工立刻按照顺序排好了队,这样一来,小梅便只能落到最后一个。

    好在他们也不争着一分半秒,这段时间刚好看看其他人的成果呗~

    “……一块锗原石,品相不太好,给你6分,这块黑田石够大的,20。砂尼……”高个男子飞快的算着账,荣贵也没看到他使用什么检测仪器,莫非全是靠眼睛判断的?这得多会看?还是这是在胡说啊……

    荣贵有点忧心:万一他给小梅看石头的时候看走了眼可怎么办哦~

    这边,荣贵脑中翻来覆去净是些莫名其妙无中生有的问题,小梅却在冷淡的表情下观察着他人开采出来的矿石,以及计算着每个人最终得到的积分。

    很显然,队伍顺序是按照获得积分总额的高低顺序排列的。

    他们一开始就这么排,如今检测结果仍然是按照这个顺序,这说明每次检测结果都差不多。

    开采矿石果然更依靠辨别矿石的眼力,能够靠运气的概率极其稀少。

    而那名高个子男子应该是这个矿坑的管理者,从他的手部细节可以看出他应该也是矿工出身,然而其他矿工仍然是矿工,他却成为了管理者。

    这说明在鄂尼城,除了矿工以外还是有其他职业出路的,只是不明白晋级以及选拔模式罢了。

    没关系,可以慢慢来——虽然思考的东西风马牛不相及,然而在最后,荣贵脑中的最后一个念头诡异的和小梅重合了。

    “好了,新人,到你……你们了。”高个儿男子的袋子满了许多,不过地上被他扔掉的更多,那些自然是被他判断毫无价值的矿石,挖到它的矿工也没有收起它的意思,只是任由它们躺在地面上。

    其他矿工还没走,漠然站在门口附近,荣贵猜测他们大概是想看看小梅的收获←刚好评估一下新人实力。

    于是小梅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往外挖矿石了。

    小梅挖出来的矿石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小。

    其他人的矿石都是大块大块的,到了小梅这里却基本上都是手掌大小,还是小梅自个儿手掌的大小,最大的一块也比荣贵的脑袋小一圈,至于小的……就只有鸡蛋大小了。

    如果有手的话,荣贵几乎要掩面了。

    哪怕他是个外行人,他也知道大矿石里比较容易蕴藏原石吧?好歹概率大一点,这么小的矿石……

    哎!都怪自己把身体折腾烂了,小梅一定是扛不动啊啊啊啊啊!!!!!

    荣贵在内心大叫了。

    果然,有一个矿工当时就从房间里出去了——八成是觉得没有必要继续看下去了。

    其他人虽然还在,不过也开始收拾东西。

    倒是那个负责引路的矿工小头目还在旁边看,高个子管理者则伸出大手,首先从小梅的掌心里接过了一颗鸡蛋大小的矿石:

    “嗯……这一颗……没有。”

    然后小梅就递出了第二枚鸡蛋……不,是第二枚矿石。

    “这一颗……很遗憾,也没有。”

    小梅腰包里的矿石一颗一颗的递出去了,伴随着“没有”,“没有”的判别结果,房间里的矿工越走越多,听到最后一颗矿石的判断后,终于,那名矿工小头目也毫不留情的走出去了,最终房间里只剩下高个子管理员,小梅以及荣贵……的大头了。

    最后一枚矿石的判断结果稍微好了一些,蕴含了一咪咪的黑田石,小梅因此得到了两个积分。

    今天出去的所有矿工之中,他的收获是最少的。

    不过他却并不在意,管理员显然也没太在意,只是懒洋洋问:“把你的通行证拿出来,我现在就把积分给你。”

    通行证就是工资卡,在这里用途非常广泛。

    小梅却在放荣贵的包里掏了掏,半晌拿出来两张通行证:“能一张通行证上积一分吗?”

    “嗯?”管理员似乎愣了愣。

    荣贵也愣了愣。

    小梅手上的两枚通行证,一枚自然是小梅的,而另一枚却……

    是他的!

    不过他没有大声嚷嚷,在这个时间询问小梅或者反驳什么的。

    有点不安,荣贵怯怯的看着小梅的下巴。

    “不可以哦。”管理员说出了否认的话:“如果积分可以转让来转让去,那这个地方的人肯定每天就抢来抢去,我们倒是不在乎矿工们之间的争斗,可是大家因此不好好干活我们就难做了。”

    “所以积分基本上是禁止转让的。”

    “你刚刚说,基本上是禁止转让的,那么,也有可以转让的情形。”抓住了关键词,小梅再次提问。

    “……”沉默了片刻,那人忽然笑了。

    “你果然聪明,你知道自己的力量不大,也知道第一次挖到矿石的概率极低,何况作为新人,你也分不到什么好的矿洞。

    索性就放弃了寻找矿石的希望,选择将矿洞内的矿石分类,一个类型的矿石敲下来一小块权做样本,你带它们过来根本就是让我帮忙鉴别的。

    非常聪明的方式,过来这里的这么多矿工里,你还是第二个这么做的人。”

    听着管理员慢悠悠的叙述,荣贵目瞪口呆了:天啦撸!完全没想到!

    抱歉——小梅我不是你的知己啊!!!!

    不过据说智商相同的人也不好做朋友,聪明人一般都喜欢笨蛋,他们也确实需要一个笨蛋做朋友,比如现在,另外一个聪明人——管理员明显是想要人接话茬的,然而比他还聪明的小梅偏偏高冷的没反应,这个时候,就需要一个不太自持智商的人善解人意的接话茬了。

    于是,荣贵果断发问:“哎?之前就有人这么做了吗?那个人是谁哦!”

    完全发挥了自己的好演技,荣贵问的天真又蠢萌。

    然后管理员果然高兴了:“呵呵,就是我呢。”

    果然——荣贵心想,就知道你想趁机炫耀。

    不过大概难得见到有人使用了自己用过的方法,管理员心情颇好,继续指点他们了:“普通人的积分是不能转让的,然而家庭的却可以,积分是前往其他城市的重要工具,为了让一个家庭可以一起行动,所以家庭内的积分是可以互相转移的。”

    “不过与此对应的,受到各种惩罚的时候,也是面向所有家庭成员的,这也是为了防止有人利用这个钻漏洞。”

    “如何,你们俩要开家庭联名账户吗?”

    荣贵惊呆了。

    然后,他听到小梅冷冷道:“要。”

    “好的,刚好我这里的机器有开通家庭账户的权限,现在就给你们开了?”

    “好。”

    “开了以后,无论你赚多少积分,都会平均分一半到家庭另一位成员身上,你确定?”

    “确定。”

    小梅的回答非常流利自如,那名管理人也就不多问,利索的给他开好了账户,下一秒,重新将卡片交给小梅的时候,虽然卡片看着没有什么不同,可是里面的信息已经大大不同了。

    如果有心脏,荣贵现在的心跳一定很快。

    会噗通噗通跳出来吧?

    然而他现在没有心脏了,便只能呆呆的看着小梅……的下巴了。

    “好了,那我走了,你们也快点离开吧,下一拨工人要上工了。”拎起沉重的口袋,那人准备撤退了。

    “我可以把这些矿石带走吗?”小梅却叫住了他,然后指了指地上自己挖出来的那些矿石。

    “可以,不过需要一会儿到我这里敲章。”

    “谢谢!谢谢!”荣贵立刻替小梅朝他道谢了。

    挥挥手,那人晃晃悠悠走了。

    然后小梅就蹲在地上,将被扔在地上的矿石一块一块捡起来。

    捡完自己的,他还去看其他人被抛弃的矿石。

    “小、小梅,你为什么要看其他人的矿石啊?有遗漏吗?”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荣贵只能随便找了个话题。

    “那个人的眼光很准,不可能有遗漏,我只是在观察其他人被判别没有蕴含矿物的矿石长得什么样,以后挖掘到这种矿石就可以直接不看。”一边翻看石头,小梅一边回答道。

    “哦哦!”荣贵安静了一会儿,然后——

    “小、小梅,你为什么要和我建立家庭账户啊?那个……那个……”

    “你的身体坏了,需要新的材料,这里无法提供的新材料,我们必须去其他城市才能取得,所以你必须要有足够前往新城市的积分才行。”

    “而凭现在的你……”小梅说着,高高在上俯视了一眼荣贵的大头:“估计只能卖了你冷冻仓内的另一个身体才能攒够去下一个城市的积分了,你要这样做?”

    “不要!我为什么要卖了自己真正的身体去修机器人的身体哦!”荣贵立刻拒绝。

    “所以目前只能用家庭账户的形式了。”

    “呃……也对呢……”

    好像哪里对,又好像哪里不对,荣贵想了半天也想不明白。

    他不知道,此时此刻,就连做出这个决定的小梅本人也是不明白的。

    对于小梅来说,他只是做出了这种情况下最简单的选择而已。

    短时间内,在他想明白之前,在他找到替代品之前,他还需要荣贵的冷冻仓,而荣贵机械身体的损坏也和他有直接关系,不想欠对方人情,他只是想要补还而已。

    只是一个选择而已。

    而对于荣贵来说,却是多了一个“家”。

    想了又想,荣贵傻乎乎笑了。

    从今天开始,他和小梅已经不仅仅是朋友的关系了。

    他们是家人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