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十四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天早上,荣贵是被小梅叫醒的,连接身体的螺丝被他弄掉了,无法连接身体主电源的他难得感觉“没睡够”——其实是没充够能。

    外面很亮,在最初的那个瞬间,荣贵几乎以为这是他以前的世界,而且是一个早上,太阳光透过窗户从他出租房简陋的窗户射进来了。

    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并非如此。

    太阳的光不会有如此冰冷苍白。

    这是昼夜没有休息时间的鄂尼城的标配灯光。

    他的身体被小梅放在后面、与他俩的身体放在一起,然后头被小梅摆在原来的座位上,还系了安全带。

    老实说,这一幕一般人看来大概挺诡异的。

    =-=

    可惜荣贵和小梅都不是一般人。

    “今天就辛苦小梅你一个人踩车子啦!”大大方方的和小梅说了一声,荣贵便歇在了座位上。

    小梅对此不置可否,只是兀自发动了车子。

    并没有开多久,荣贵忽然听到外面有阵阵喧哗。如果是平常,他的头早就转过去了←这是个天生喜欢看热闹的人。

    可是他现在只有一颗头呀~

    转了半天,他能转动的只有两只“眼睛”,耳听着声音越来越近,再过一会儿就擦身而过了,荣贵急了,连忙对小梅说:“小梅小梅!快点给我把头转旁边去,我要看热闹!”

    小梅就低下头来,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帮他把头转到“有热闹”的方向了。

    荣贵就喜滋滋的在车内探看起来。

    他这么着急并非没理由的,因为他听到里面正在发出最大音量的男声很耳熟,待到他可以看清的时候,果然——

    “热闹”的中心正是昨天和他打架的那三个小混混。

    只见那三个人气急败坏的围在一辆车子前←没错,就是昨天差点撞上荣贵,荣贵马后炮对小梅说以后找机会弄爆胎的那辆。

    津津有味的看着,荣贵看着看着,发现……

    呃……那辆车好像真的爆胎啦?而这也正是那三个人气急败坏的原因,周围好多人围着他们看热闹,那三个人急了眼就去周围抓人询问是不是对方搞鬼,可惜敢围着看热闹的人自然也不是好惹的,人家还真不怕这仨人~

    盯着对方的轮胎又看了一会儿,荣贵忽然又吼叫起来:“小梅小梅,快点帮我转个头,我要看你。”

    然后下一秒,他果然和小梅面对面了。小梅居高临下面无表情看着他,而荣贵则面无表情仰望小梅。

    “嘿~嘿~嘿~”荣贵忽然发出一声怪笑。

    小梅高冷的转过头,然而荣贵已经果断确认完毕了。

    嘿嘿嘿嘿嘿~扎破对方轮胎的人果断是小梅!

    昨天晚上在他睡觉之后,小梅一定偷偷摸摸溜出去,拿着工具箱里那把长锥子,然后——

    biu!biu!biu!三下!小梅就帮他报仇啦~

    脑补了一下小梅昨天入夜后的行动,荣贵越想越兴奋。

    “走啦走啦!”荣贵大声道,这种事干完要赶紧撤退啊,小梅怎么还等到早上啊?风紧,他们得赶紧扯呼!

    于是车子再次发动,荣贵又高高兴兴唱起了歌。

    仍然是念歌词,歌词的大致意思就是“特别高兴”。

    任由他在旁边代替大黄播放背景乐,小梅稳稳的开着车,车要开去哪儿,荣贵完全没有过问。

    毕竟小梅是个如此靠谱的人呐~

    靠谱的小梅最终架势着大黄来到了一栋破破烂烂的房子前。很快有人从街上走过来,荣贵听了一会儿就听明白了:来人是个中介,小梅要找他租房子。

    哎呀!他只想着要做工的事,居然忘了考虑先得落脚这种大事了,小梅果然能干啊!

    荣贵就在旁边听小梅和对方说话,只是在谈价格的时候,他果断插了几句话,帮忙砍了砍价格,又吹捧了对方几句,那人最终给他们便宜了5纳比,虽然不多,不过荣贵也挺高兴的,毕竟他还是做了点事、帮两个人省钱了不是?

    小梅最终以50纳比的价格租下了这栋房子一个月的使用权,以后据说还能使用积分支付租金,加上昨天付掉的停车费,他俩的存款一下子缩水了。

    可是有稳定的落脚处还是一件好事。

    将大黄开进小院,将大门锁上,接下来的一个月里,这个小院子的使用权就归他们了。

    被小梅安置在桌子上,荣贵看着小梅忙忙碌碌的将车上的东西拿出来。

    普通的行李还好说,小梅一个人也能干的很好,可是轮到两个人的冷冻仓的时候,小梅就拖得很吃力了。

    不过小梅就是小梅,发现自己拖不动,他就先把荣贵放在后车厢的半拉身子拖了出来,加工了一下,没多久,那半拉身子(注:没腿)居然和他一起去抬冷冻仓了。

    荣贵看得一愣一愣的。

    呃……怎么说呢?

    身体的正主——他,的头还在桌子上摆着呢!身子却自己动了,这感觉忒复杂了,一般人不懂。

    不过好在他的身体在帮忙抬下冷冻仓后就不动了。

    虽然看着仍然有点别扭,不过荣贵的注意力很快转移到周围其他的行李上了。

    小梅知道把东西拖出来,不过他似乎也仅仅知道把东西拖出来了。接下来要做什么,他完全不打算理会。眼瞅着小梅将东西拿出来就不管了,荣贵急眼了。

    “小梅,事情还没做完呢!”

    看到小梅终于抬头看自己,荣贵赶紧再度出声,指挥着小梅团团转,“将蘑菇……地豆种在院子里”,“毯子铺在地板上”,“床单现在外面晾晾”什么的……

    甚至他还让小梅在窗户旁摆了一盆地豆。

    既是观赏植物又是灯泡,美观兼实用~

    “我们那儿有句话,说的忒好:房子是租的,生活可不是租的。”充满感情的,荣贵对小梅道。

    小梅对此不置可否。

    不过不得不说,经过荣贵这一通指挥,明明仍然是刚才的那个房间,给人的感觉却完全不同了。

    两个人用习惯的板凳也摆过来,毯子铺好,居然依稀有几分梅瑟塔尔他们两个居住过的小房间的架势了。

    当然,心里想什么,小梅是不会说的。

    “再过一个小时,就可以出去找工作了。”拿出昨天那两张单子,想了想,又放回去一张,小梅对荣贵道。

    “我也去我也去!”生怕小梅不带自己,荣贵赶紧道。

    小梅没有反对。

    不过——

    “我们的身体怎么办?”这可是他们最重要的财产了——荣贵很快想到了这个问题。

    想到刚刚看过一眼的、这边大门的锁,荣贵当时就觉得不太结实,现在深入一想更加越想越不妥,可是让他在家待着看身体也不行,一来他想跟着小梅,二来他现在就一颗头,留在家里什么事也干不了,最多喊喊救命,然而他不认为在这种地方喊救命能有用!

    荣贵的大脑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高速运转着。

    对于一个大脑容量有限,平时能不动脑就不动脑的人来说,他真的很拼命的在思考了,他想啊想啊,想的都快没电了,然后——

    叮~

    灯泡亮了。

    “小梅,我们挖个坑,把冷冻仓埋地下吧?反正你说过冷冻仓挺结实的。”荣贵赶紧把自己拼命想到的主意说给小梅知道。

    小梅:=-=

    小梅终究没有否决他的主意。

    于是,荣贵继续负责指挥,小梅负责挖坑,按照荣贵说的,小梅挖了一个很深的坑,然后和荣贵的身体一起,将冷冻仓放下去了,再盖上土,踩踩结实。

    “再在上面种几颗地豆。”荣贵说。

    于是,一小片地豆生长在了刚刚翻过的土壤上。

    将旁的土踩踩结实,荣贵瞬间觉得两人圆满了。

    “不过……怎么越想越不对?怎么这么像坟头来着?你别说,冷冻仓怎么长的和棺材那么像?”荣贵咂舌。

    你才想到啊←这是一直没吭声的小梅。

    不过他只是想,什么也没说,将工具收好,他要准备出门了。

    对于小梅来说,他只要带着单子和通行证去就行了,不过由于他没有拒绝带着荣贵,所以他的准备工作又多了一项:那就是帮荣贵找个合适搁脑袋的地方。

    虽然在小梅看来完全是浪费时间,然而到了荣贵这里就是不能妥协的事情。

    选了家里最漂亮的一张床单(←当然,漂亮的非常有限),又让小梅按照荣贵心里的流行款式仔细改装了一下,最后,弄出来一个非常漂亮的(←荣贵看来)小背包。

    背包一出来,荣贵立刻让小梅把自己……的头放了进去。

    美美的指挥小梅给自己调整了一下姿势,然后看着小梅把背包背起来了。

    小梅是将背包倒着背的。

    这倒也没什么不对,原来在地铁公交车等人多的地方,为了防盗,好多人都这样前背双肩包。

    可是这是个改良双肩包啊~荣贵的头还露在外面呢~

    于是小梅这么一背,小背包眼瞅着就不太像小背包了,更像个前抱式婴儿背带。

    荣贵:=-=

    ↑

    他就是那个婴儿。

    小梅:“?”

    显然小梅对婴儿背带什么的并无研究,款式是自己提出来的,如今也由不得他们再修改了,何况他们家漂亮的床单就那一条,他们已经很奢侈了……

    叹了口气,荣贵对小梅道:“走吧走吧,我们该出门找工作啦!”

    小梅就再次固定了一下他的头,然后开锁,在重新关门上锁。

    大门关上之前,荣贵还不忘记对里面大喊了一声:“大黄,在家好好看家啊!”

    看着小梅低下来的脸,荣贵小声对他道:“这是为了让周围的其他人知道:咱家还有人!”

    小梅:……

    “还有我这不是怕大黄害怕吗?”

    小梅:……

    于是,在捆在婴儿背带里的荣贵单方面的聊天声中,他们最终来到一座矿坑前,排在长长应聘队伍的最末端,他们即将开始应聘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