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十三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是小梅将他的头从椅子下面抱出来的。

    “小梅,把我的头放到刚才那人的座位上去,你坐隔壁的座位,呃……还有一个座位也别浪费,把我的身子放上去。”只剩一颗头仍然颐指气使,荣贵指挥着小梅到处做事。

    非常高调的,两个小机器人将刚才那三个男人的座位全占上了。

    旁边的人似乎被荣贵刚刚表现出来的勇猛惊到了,不时有打量的视线传来,小梅自然对这些视线视若无睹,他习惯被人注视了,而荣贵的表现居然比他还拽!

    明明只是一个机器人,甚至是一个身首分离的机器人,可是荣贵的头往座位上一摆,给人的感觉竟是霸气极了~

    终于找到了座位,接下来的时间也没有人把他们挤开过,于是,这一天晚上荣贵他们顺利的打听到了一些关于这座城市的常识。

    怎么说呢……

    鄂尼、这座只需要初始积分就可以进入的矿物资源城市,是一座名副其实的自由城市。

    自由的……苦力城~

    没有学历要求,没有积分限制,任何人都可以来这里工作,这里提供的工作只有一种:那就是采矿工。

    这里的矿产属于不同的人,他们挖到的矿物必须全部上缴,不过矿工们也不是毫无回报,他们可以获得积分或者金钱,当然数量不会很多。

    获得的积分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他们可以去其他城市寻找机会reads;。

    每个人都需要通行证,通行证里的积分代表了不同权限,他们可以使用各种公共资源的权限,通往各个城市的道路也算在其中。

    对于荣贵和小梅这种初始积分只有可怜的1的乡下人来说,鄂尼是他们唯一的选择。

    然而积分并不好赚取,普通人往往要挖五年矿才有可能赚取到足够去下一个城市的积分,即使是那些有资格采集较值钱矿物的矿工,他们也要用三年时间左右。

    能够来到多拉酒馆并且得到个位置聆听消息的人,一般就有资格成为这种三年矿工了。

    小梅最终是背着荣贵的身子,抱着荣贵的头离开酒馆的。

    荣贵用只剩下的一只手拿着两张纸:那是他们刚刚在酒馆领到的矿工申请表。

    ↑

    他的左手和两只脚都没了,打架的过程中被他当做武器或抡或扔,全都散架了。

    “总之,太好了,我们知道赚取积分的方法了。”即使如此,他仍然十分乐观。

    被小梅抱在怀里,荣贵的声音听起来是一如既往的愉快。

    周围没有其他人,只有他们两个,狭窄的道路上只有小梅吧嗒吧嗒的脚步声。

    就在这个时候——

    “为什么?”上方忽然传来小梅的声音,是小梅在和他说话。

    荣贵精神一震:不知道是不是吓傻了,从他打架开始,小梅愣是一句话没说过啊!他一直担心这孩子傻了呢!

    知道问问题,这是好事!

    他立刻将两只“眼睛”翻了上去。

    “为什么打架?之前差点被撞到的时候,你不是说不想惹事吗?”不将问题说完整这个笨蛋是不会理解的,小梅于是难得说了一长串话。

    果然,荣贵秒懂。

    “此一时彼一时,他说我没关系,而且那时候我也确实站的位置不对,但是他不能说你。”

    “我看不得别人欺负我朋友!”

    荣贵坦荡荡的承认自己双标了。

    “而且——”话锋一转,荣贵继续分析道:“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如果我们忍下去的话,那现场以后所有的人都可能欺负我们,人就是这个样,这种劣根性……我不信现在能改了!”

    “我当年虽然因为口角之争被人抢了钱,可是因为我当时的表现太顽强了,结果后来就很少人敢欺负我,包括在剧组,虽然我只是个龙套,可是也很少有人敢欺负我,所以说,不该忍的时候就不能忍,刚刚就是不能忍的情况。”荣贵热心指点着小梅。

    不过——

    “你别怕,刚刚那个不是真正的我,真正的我可懂礼貌了~”关于以前的自己一谈就谈个没完,荣贵继续巴拉巴拉:“刚刚的我表现的很有气势吧?那是有原因的。”

    “我演技好啊~”

    “之前当群众演员的时候,我演过好几次反派手下的小弟来着,就是打起架来不要命的那种,因为演得太好了,后来一有这种角色就有好多人想到我……”

    “不瞒你说,其实我打架经常赢的秘诀就是这个:小时候,因为害怕欺负,我没少看黑道电影来着,揣摩里面别人最害怕的小混混的演技,后来打架的时候,只要我把对方的气势模仿出来,往往没打对方就全跑啦reads;!”越说越得意,荣贵竟是越来越开心了。

    “虽然最得意的是我的歌技,不过不得不说,我的演技也很好哩~”

    一个人也能聊的很愉快,路上再次只剩下荣贵一个人呱唧呱唧的声音。

    小梅一直没有说话。

    朋友吗?

    他静静的想着。

    自己被欺负不要紧,却不能看着朋友被欺负吗?

    他一直沉默。

    直到荣贵的声音也渐渐减弱,荣贵不说话的时候,周围的空气中瞬间安静下来。

    不,其实并不是那种没有一点声音的安静——这座城市一直有机器低频运转的规律声响,以及永不停息的敲击声。

    在这座矿工城,为了赚取微薄的积分或者金钱,总有矿工不分日夜的工作。

    好吧,这里原本也是没有日夜的。

    “对不起。”短暂的静默之后,荣贵再次开口。

    开口却是道歉。

    “对不起,我把你做给我的身体搞坏了,好多部件散架了吧?很难修好吧……材料也不够了……”荣贵的声音难得很低,充满了沮丧:“我们需要积分,这种时候不顾一切把自己搞散架,这就没有办法干活了,小梅,你帮我随便攒个身体就好,能采矿的就行,我想到其他城市去,我想要积分……”

    “我想去真正的城市,我不想当一辈子矿工。”

    最后这句话,荣贵压的很低很低。

    然而即使如此,他的话中也只有自己对搞坏小梅作品的歉意,没有任何悔意。

    对于为了小梅去和别人打架这件事,荣贵没有一丝一毫的悔意。

    他说完,空气中又是一阵沉默,然后,缓缓地,他听到了小梅的声音。

    “没关系,积分我会去赚的,身体暂时没法恢复原状也没关系,等到找到合适的材料,我可以做一个更好的身体给你。”说着这句话的小梅仍然是面无表情的,可是荣贵莫名觉得小梅此时的神情名叫坚定。

    “有腹肌,有大长腿的那种吗?”他立刻蹬鼻子上脸了。

    “……”小梅再次无语了。

    “不求一米八,至少一米七八呀!”明明是机械音,荣贵愣是能做出央求的音效。

    央求完毕,他便迅速转换频道,声音忽然压低,他小声问:“小梅,那些人说的梅塔人……就是你的族人吗?他们说你的族人不太高,是真的吗?我看你老家的房子都挺矮的,家具尺寸也很小,当时我就猜是不是因为主人不高的缘故,可是你的身体又挺高的……”

    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荣贵就这么大喇喇的把自己的疑惑说出口了。

    小梅沉默了相当一会儿,就在荣贵终于多少察觉自己可能问了个不该问的问题时,小梅却开口了:

    “嗯,他们很矮,皮肤是绿色的,长得很普通,生活在地下的最底层,是其他人很瞧不起的种族。”

    呃……那……不是地精吗?

    随着小梅的描述,荣贵脑中清晰的勾勒出一群地精的模样reads;。

    可是小梅长得一点也不地精啊?

    他又糊涂了。

    而且依旧很糊涂的将这句话问了出去。

    “嗯,我是被捡回去的,那时候我很小,虽然很小,不过个子已经和他们的成年人差不多高,他们以为我是白化的族人把我捡了回去。”

    “然后……”荣贵不知死活的继续问。

    “然后我就越长越高了。”说完这句话,小梅就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回答荣贵任何一句了。

    大概这就是小梅被抛弃的原因了。

    可是……

    想着小梅做给两人的身体,联想到之前那个混蛋的话,明显这身体是地精尺寸的啊!

    随手做出这种身体,完全不想回自己身体里,小梅这是想作地精吗?

    这个……

    初衷是好的,可是这个审美得治啊!

    想完,自以为已经明了一切的荣贵迅速转了话题:

    “我今天看到有人用金属手臂啦,有个人的金属手臂做得可像真的呢!小梅小梅,我们可以找到那种材料吗?你用不着把我做得多结识,但是务必要做漂亮点啊~哎呀~你的审美很堪忧,到时候你的身体也得让我帮你设计一下……”

    于是接下来又是荣贵的专场时间。

    这个夜晚他们仍然休息在大黄的车厢内,关机之前,荣贵轻声道:

    “我们都是被亲生父母抛弃,然后被收养的。我其实先后被两户人家收养过,不过没过多久,因为各种原因,他们又把我送回来了。”

    “一开始,我是有点怨恨他们的。”

    “不过这种怨恨很快变成了感激。”

    “正是因为他们把我送了回去,我才拥有了最大的家庭呀!”

    “愿意在我死去之后一直花大钱、花时间照顾我那么久……”

    “不可能有比他们更好的家人了。”

    “我感激那两户人家把我还了回来。”

    “非常感激。”

    “虽然不知道这样说好不好,不过,小梅,你早晚也会找到真正属于你的家人的。”

    “他们离开,可能只是为了把你还给真正属于你的家人。”

    “回头你会感激他们的。”

    停车场外的灯光依旧很亮,冰冷的白色灯光有一部分射入车内,让车内荣贵的脸有了阴影。

    他的话让小梅愣住了。

    然后,说下刚刚那番话的“祸首”便自顾自陷入了休眠。

    留下小梅一个人沉默了久久。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