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十九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二百里之后,在道路的左边果然出现了一排小房子,是很普通的石板房,完全没有荣贵想象中未来世界充满高科技感的外形,甚至有点古朴的意思。

    不过里面却有灯。

    不是蘑菇灯那种微弱的荧光,而是电灯才有的光明大作!

    荣贵心里突然就紧张起来了reads;。

    “这、这马上就要见着人啦……”握了握拳头,他赶紧掏出随时放在座位下方的小镜子,仔细照了照前面,又照了照后面,确定现在的自己虽然看起来有点寒酸,不过还算干净之后,他又给小梅整理了整理,调整了一下小梅脑袋上胡乱扣着的绿帽子,然后就一直没吭声了。

    能让一个话痨忽然不话痨的原因,大概就是紧张了。

    待到小梅将车子停下,荣贵非常够义气的一马当先走了进去,管理局内空无一人,只有前方的柜台……

    呃……高高的柜台。

    对于为了省材料而身高不足的小机器人来说,柜台太高了,荣贵根本看不到后面。

    囧!

    不过还没他找到合适的脚凳,柜台后面忽然探过来一个人,然而那个人……实在很奇怪!他探过来的头不止一个,而是好几个,荣贵一开始差点被吓趴下,不过成像器的焦距很快重新对准,他这才发现那所谓的好几颗头其实根本不是头,而是一种像鹰一样的生物,那些鸟是黑色的,个头很大,全部站在那人的肩膀上,几乎把那个人的头淹没了。

    那人探头过来的时候,所有的鸟儿都将黄橙橙的眼睛对准荣贵的脸,一动不动的,看起来诡异极了。

    “来干嘛的?”那人开口了,他说的语调和小梅灌输给他的有点区别,不过好在区别不大。

    认真的听完自己来到这里见到的第一个大活人说的第一句话,荣贵要回复对方了。

    和第一次打交道的人说话,声音一定要洪亮,可以有口音,但是绝对不可以胆怯——这是他们小时候院长经常和他们讲的话。

    秉承这个原则,荣贵大声道:

    “你好!我们是来取照片的!”

    “哈?”顶着一头鸟的男人愣住了。

    荣贵这边还在满意于自己干净利落的临场反应,他身后的小梅已经将他往后拎了拎,

    取而代之站在荣贵之前的位置,小梅仰起头对居高临下的男人道:“我们是来交罚单的。”

    荣贵:囧!妈呀!第一句话就说错啦!

    还好有小梅~

    听到小梅的回答,柜台后男人往后退了几步,一阵类似机器打印的声音之后,他从柜台内递出一张纸来。

    “你们的车速违规,需要交纳60纳比的罚金。”

    “超速?怎么可能?我们家大黄走的可慢可慢了!”双手搭在小梅肩膀上,荣贵颠着脚尖从小梅身后探出头,大声为大黄鸣不平。

    那个男人头上的鸟于是又将视线全部对准荣贵了,冷冷的声音从黑色的鸟羽下传过来:

    “谁说车速违规是指超速了?在外面那条路上,任何时速低于80比的行为都是违法行为,何况你们的车速一直匀速保持20,已经严重违规了。”

    这也行?荣贵傻眼了。

    看到对方将手伸出来,盯着那只大而有力的手掌,荣贵忽然注意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小梅,咱们有钱吗?”他(自以为)小声的对小梅道。

    “没有reads;。”小梅冷冷道,而且——

    现在制作□□也来不及了,何况他其实并没有见过这边所谓的“纳比”。

    “那可怎么办?”荣贵傻眼的情况更加严重了。

    然而,他们的对话已经传到柜台后的男子耳中,不知道他是不是生气了,只见他肩膀上的黑色大鸟忽然呼啦呼啦全都飞了起来,黑色的鸟盘旋在屋顶附近,而那名男子也露出了真容。

    看到那名男子的瞬间,荣贵又呆住了。

    “你看着我干什么?”威严而低沉的声音从男子口中发出,男子的声音已有薄怒,那是被人肆意打量的不快感。

    然后——

    “你……你长得可真好看啊~”荣贵的声音便弱弱的响了起来。

    明明是机器人的声音,然而那刻板的声音却仿佛隐藏了一颗颗小红心,房间里的气息立刻跳跃了起来。

    “这个发型和你的脸型很相配,而且你脖子的线条也很好看哩~你有练肌肉吗?这个线条一看就是特意练出来的。而且你的衣服颜色和你的领带很协调,你可真是一个会穿衣打扮的人呀~”一连串的赞美从荣贵口中而出,那人听得一愣一愣,全部听完之后,终于轮到那人有些傻眼了。

    轻声咳了咳,那人伸出手指调整了一下自己的黄色领带,低声道:“你也觉得这条领带和衬衫颜色协调吗?”

    “是呀是呀!”荣贵连连点头:“老实说,这个衬衣的颜色可真土啊!白给我都不要,可是说来也怪,配上这条领带居然瞬间高大上起来了呢~”

    那人的嘴角立刻微微扬了起来,用一种矜持的态度,那人接下来的语速忽然加快了不少:“可不是?这个衬衣无论颜色还是款式都土气的要死,送我我也不要啊~偏偏这是制服,不穿不行!好在领带不一定非要用制式领带,可是这个制服真不是普通的难看,配什么领带都仍然难看的要死,直到我忽然在约特城的一家领带店看到了这条领带。”

    “终于可以心平气和穿着这么难看的制服上班了。”那人松了口气。

    同是爱美之人,两个人对视一眼,立刻在对方的眼/(机械眼)中看到了同道之人的默契。

    接下来的时间里,两个人又在领带的颜色和款式上进行了友好而热烈的讨论,直到里面有人在喊男子的名字,他应了一声,这才依依不舍的停下了和荣贵的对话。

    “虽然还想和你继续聊天,可是我同事在叫我了。”那人道。

    “不用管我,公事要紧,你赶紧去忙吧!”荣贵善解人意道。

    “不是公事,是叫我打牌来着,这边人不多,每天无聊的要死,我们就凑一起准备打牌了,可是牌友不够……”说着说着,那人忽然对荣贵道:“我们刚好三缺一,你要不要过来一起打牌?如果赢了钱,正好可以把罚款交了。”

    荣贵的机械眼立刻闪了闪。

    “可是我不会打牌……”对于这么好的机会自己不能利用,荣贵是觉得可惜了,然而他忽然想到了小梅。

    小梅是谁呀?在他心里,就没有小梅不会的东西。

    于是只听“吱扭”一声,荣贵立刻将头转过去了,直勾勾的看着小梅,荣贵问他:“小梅,你会打牌吗?”

    小梅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半晌道:“会。”

    不用问打什么牌,因为他什么牌都会。

    “那不就得啦~小梅你去打牌吧,去把罚款赢回来啊,赢别人,别赢这位大哥,这位大哥是我的好朋友哩reads;!你俩好好配合哈~”虽然不会打牌,不过荣贵显然是懂得点门道的,他刚将小梅推过去,柜台内“荣贵的好朋友”立刻将柜台旁边的门打开了。

    下一刻,原本过来交罚金的小梅就站在只有工作人员才能进来的办公区域了。

    “你也过来。”大概是找到了牌友非常满意,柜台内的男人情绪更加温和了,只见他也对荣贵招招手道:“我们打牌的时候这边刚好没人值班,你就在这边替我呗,如果有过来交罚金的人你就帮我收钱,我回头赢钱了分钱给你做工资。”

    “真的?那可真是太好了!”荣贵喜出望外,点点头,他立刻接下了这个活儿。

    “你们好好打牌啊!”荣贵对穿着制服的男子以及小梅道。

    “你也好好工作啊!”男子对过来交罚金的荣贵道。

    这对话好像哪里不对?

    不过——

    管他呢~

    将男子摘下来给他的制服配套帽子扣在自己的小红帽上,荣贵一脸严肃的上工了。

    在他戴上帽子没多久,那群黑鸟呼啦一声全部落在了他的肩膀头顶,他的头被挡的严严实实,更没有人可以看得到他的长相了。

    荣贵确实很笨,很多技术方面的工作都做不好,可是他演技好啊!

    仿佛天生就是吃演员这碗饭的人,他只要和人对话一会儿,就立刻能将那人学的*不离十。

    这是一种无意识的行为,连他自己也没有注意到。

    只是本能而已。

    于是,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的荣贵本能的模仿刚刚坐在柜台里的男人了。

    无论是对方高冷的表情,说话的语气,还有态度。

    于是,当第一位交纳罚金的客人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位黑面的交管局工作人员。

    虽然程序什么的完全不清楚,不过荣贵凭着自己精湛的演技,用“啊。”“嗯?”“哼。”三个字完美的应对了过去。

    等到小梅打完牌和男子出来的时候,柜台内部的桌子上已经有一小沓钱了。

    荣贵正在一脸焦急的数钱。

    机器人明明没有表情,可是偏偏只有他,只凭动作就能让人觉得他很慌乱。

    “怎么啦?收错钱了吗?少收了多少,没关系,今天我赢钱最多,帮你补上啊!”男人的心情显然很好,一点也不担心荣贵给他搞出乱子,反而还安慰他了。

    “谢谢,可是……”转过头来,荣贵先向男子表达了谢意,然后低头看看手里的钱,为难道:“可是没有少收,我怎么数……都比应该收的金额多收了200块!对不起,我只知道自己数学不好,可也没想到不好到这个地步呀!”

    小梅:……

    工作人员:……

    于是,这一天,小梅和荣贵终于不再是两个一穷二白的机器人了,过来交过一次违规罚金之后,两人的资产总额一共达到了350块,除去交纳的罚金,荣贵赚的钱占了家庭总财产的大头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