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十八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还是好黑啊。”被小梅重新将头安在头上的过程中,荣贵仍然是一动也不能动的,不过即使这样也没阻止他飘来荡去四下探看的“眼神”。

    岸上的世界和下水前、他们刚刚离开的地方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同——都是黑漆漆的。

    荣贵多少有些失望。

    小梅表面上看起来没有任何反应,不过其实心里……

    他心里刚刚的反应算是“松了一口气”吗?

    一边拧着荣贵脖子上的最后一根螺丝,他抽空分析了一下自己的心情。

    虽然再次见到了那条鱼,然而上岸之后的世界却仍然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

    自己正在截然不同的命运道路上——他再次确认了这一点。

    而他将螺丝拧好,盖上防护盖的时候,荣贵同时感到身体再次听使唤了reads;。

    “啊~可以动了。”扭了扭脖子,又跳了跳,荣贵宣布自己满血复活~

    “原来城里人也用不起电吗?”他感慨道,然后又摇了摇头:“嗯,对了,也可能这里是城乡结合部啊~”

    对于荣贵的“高见”,小梅的反应是——

    “……”

    一声不吭,他去检查身后的大黄……不,是车子去了。

    “哎?!你先别忙着去顾大黄啊,你身上还没擦干净呐!”看到身体的孔洞仍然不停的呲水就去干活的小梅,荣贵急忙捡起小手绢追过去了。

    这一忙活就是很久,虽然其他的活儿基本上都不会干,然而荣贵唯独在照顾身体这项技能上着实过硬,他干的又快又好,不但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小梅的身体擦干了,甚至还趁机给他磨了磨皮,然后上了点油~

    被“美容”完毕的小梅去干活了,荣贵这才慢悠悠的照顾起自己来。

    他这一“梳妆打扮”的时间就很久,刚好和小梅处理大黄的时间差不多,小梅这边收工的同时,荣贵刚好用布巾擦掉身上最后一点油渍,现在的他看起来又是一个得体的机器人啦~

    “走了。”拉开车门,小梅在车门口叫他了。

    “哎?等等,我们还有件事没做呢!”荣贵忙在四周寻找起来,找了半天似乎一无所获,他就爬到车上,半晌抱着一个花盆下来了。

    小梅微微偏了偏头。

    荣贵就笑了。

    “刚刚那条河的名字小梅你还没取呢~我们的纪念品也没埋进去哩~”

    “找不到石头,就用这个花盆呗~”说着,荣贵拍了拍手中的花盆。

    这家伙对“纪念”可真执着——小梅无语的看着他。

    不过他终究还是给刚刚的河起了名字,然后将河的名字和两个人的名字写在了一起。

    “丽塔·艾泽拉斯,真美的名字啊!”爱不释手的看着小梅提在上面的字,荣贵感慨道:“是什么意思啊?”

    “鱼鳔和蘑菇。”小梅言简意赅道。

    “……”荣贵就捧着花盆僵了一下。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叫鱼鳔,不过蘑菇……现在河里确实有很多蘑菇了,而且马上会有更多。”没在这个问题上纠缠过多,荣贵最后看了一眼怀里的花盆以及盆里的蘑菇。

    胳膊高高挥起,怀中的花盆被他抛了出去。

    “咕咚”一声,花盆随即沉没在了黑色的河面。

    “再见了,大鱼。”依依不舍的最后看了一眼河面,荣贵随即利索的爬上了车子。

    从河边开始开车,一开始颠簸的厉害,颠到荣贵觉得自己随时可能散架的地步,不过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忽然发现车子不再颠的那般厉害了。

    “哎?”他这才注意到:前方居然有路了。

    虽然并不十分专业,可是地面上明显有经常碾压的痕迹,那些痕迹一层叠一层,最后竟成了一条光滑的路面!

    他可是很久都没有见过“路”了reads;!

    从小梅的家乡到刚刚位置,他们前进的方向完全靠小梅把握,四周空旷无际,根本是一条道路也没有的,而现在他却正走在一条真正的“路”上了!

    “我们什么时候上路的?小梅你怎么都没和我说一声?!”激动的站起来,荣贵转身向车后看去:

    车后也是一条细细长长的路,不知道有多长,他们显然已经开在这条路上很久了。

    “在一个小时十五分之前。”冷静的把着方向盘,小梅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

    荣贵:“……”

    好吧,路上太安静,他就忍不住唱歌了,这一唱歌就唱的特别投入,投入到地面上终于有路也没发现~

    “没能在最初出现路的地方拍照留念,真是太可惜了。”荣贵便惋惜的对小梅说。

    一路上,他在所有有纪念意义的地方都和小梅拍照了哩~唯独落下这一张,他心里多少感到可惜。

    不过很快的,他便不再用为这个问题烦恼了——

    大黄忽然“说话”了!

    “通知:收到罚单一份。原因:违章驾驶,请再继续行驶二百里,在附近的交通管理所缴纳罚款。”

    由于话筒是直接对着荣贵的,大黄这一开口就相当于直接对着他的脸说话了,车上冷不防出现的第三个声音着实把荣贵吓了一跳!

    “怎、怎么回事?大黄居然还会说话?”

    “内部有系统连接,也有扩声装置,它当然可以说话。”要不然你面前的喇叭是装饰不成?小梅面无表情道。

    “那……那它怎么之前不说话?”荣贵又问。

    “因为之前我们所在的地方没有网络,如今已经进入网络覆盖范围,它这才能将收到的消息及时通知我们。”一边回复荣贵,小梅一边在键盘上敲击了一个按键,这条代表“已阅”的指令发出后,大黄随即又不吭声了。

    简直就和小梅一样沉默寡言!

    内心吐着槽,荣贵又看了看大黄收到的通知,读到某一行的时候,他忽然乐了。

    “嘿嘿嘿~”车上再次传来了机器人机械的笑声。

    小梅就微微朝他的方向侧了侧头。

    这家伙是傻了吗?难道连收到罚单也认为是值得纪念的事情?他还打算在交管所合影留念不成?

    小梅发散着正想着,荣贵继续说话了:

    “嘿嘿~我正遗憾咱俩没能在最初上路的地点合影留念呢,结果这不就收到罚单了吗?”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作为开具罚单的证明,对方进行了违章摄像呀!”

    “你看,摄像的地点刚好是一个小时十五分之前,不就刚好是咱们刚刚发现这条路的时候吗?”

    “嘿嘿嘿~连老天爷都帮我们哩~小梅,有人帮咱俩拍照啦!”

    车上瞬间盈满了荣贵“哈哈哈”的笑声。

    小梅……小梅已经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