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十五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你的眼睛是如此美丽~就像星河中最灿烂的钻石!!!”

    空旷的石头滩上传来荣贵大声的“歌唱声”。

    在习惯规律作业以实现产能最大化的频率之后,他又能一边“唱歌”一边工作了。

    小梅已经习以为常了。

    真是可怕的习惯!

    在“布拉雷多”经过过几次可怕的大风天之后,他们的身体有了不同程度的损伤,严重的一次小梅的左手被吹走了,新的机械手没有那么快制作出来,依照他们现在的进度,即使小梅将每天休息的时间全部用来制造手指,他每天最多只能做出一根手指,何况休息的时间他还要清理履带,随着时间的推移,履带的磨损也越来越严重,他不得不花更多时间用来修理履带,即使荣贵已经很努力的过来帮忙了,但是他能帮到的忙……老实说,很有限。

    =-=

    小梅已经习以为常了。

    这样的结果就是他的左手一直没有重新换上新的,他就造了个简易“手”先临时安上,那是个连手指也没有的“手”,造出来一是为了堵住手腕的接口防止被吹入风沙,二来是为了干活方便,毕竟很多时候,他还是需要有个托举动作的。

    不过如今那只简易“手”却并没有安装在他身上,而在荣贵的左胳膊上。

    一边唱着歌,荣贵一边用像个扳手一样的左手轻轻敲击着自己的大腿,他看起来和平时没有两样,仍然开心极了。

    在小梅正在安装暂用手的时候,荣贵立刻发现了,不由分说,他把那只手抢了过来,然后把自己的左手拧下来塞给了小梅。

    “你先用我的手,我用这个就行!”他一边说,一边飞快的把那只暂用手安装上了。

    对于现在这具身体,别的拆卸他不太行,唯独拆卸手这个动作做得还算快,大概是因为他趁休息的时候、每天磨一点,将两只机械手上原本的铁锈全都磨光滑的缘故吧?

    材料的问题,小梅做的手很快就出现了爆皮现象,虽然不影响使用,可是锈迹斑斑的样子荣贵却很难以忍受,偷偷找小梅要了一小块砂纸,他每天磨磨磨,一段时间的认真养护下来,他的两只手居然变得比之前刚刚做出来的时候还要像新的~

    如今,其中一只崭新崭新、泛着光滑金属光泽的手就装在小梅的手腕上了reads;。

    “不要拒绝!反正我也不用做什么精细活儿,也不用操作反向盘,这手在你身上比在我身上有用。”生怕小梅拒绝似的,荣贵当时是这么说的。

    其实……小梅是没打算拒绝了。

    因为荣贵的话说的没有错。

    这只手在自己身上确实比在荣贵身上有用。

    =-=

    当时他明明是这么觉得的,只是用了几天之后,他开始会时不时留意这只手了。

    光滑的左手和锈迹斑斑的粗糙右手对比鲜明,而荣贵那边、光滑的右手和像个简易玩具一般的左手同样对比鲜明。

    虽然自己主动将手送给小梅了,不过荣贵并没有因此落下对手掌的保养,每天为自己做日常养护的同时愣是把小梅拉上了,而原本从来不参与这项活动的小梅这次也没有拒绝。

    大概是因为自己现在用的左手原本是那家伙的缘故吧?

    粗糙的地方用砂纸打磨平整,再用粗布蘸着油涂一遍,荣贵仔细的养护着两个人的手,难得有机会,他就把小梅原本的右手也处理了一边。

    难得小梅不反抗嘛~

    “男人的手很重要的,很多女性对手长得好看的男性非常有好感,我的手就长得特别好看,所以变成机器人了也不能马虎。”一边给小梅做着手部护理,荣贵一边道。

    小梅没吭声。

    不过去掉锈痕的右手似乎确实变得好用了一点点。

    这点他没和荣贵说。

    “等有充裕时间的时候,我会做一只新的左手给你。”最后,他这样道。

    “真哒?嘿嘿嘿,那我可不可以制定样式颜色?之前的颜色太难看了,我想要白色的手,就像戴着白手套一样,你看行不行?还有,手指能不能细一点啊?原来的手指实在是太、粗、糙、啦~~~~”

    小梅只说了一句,荣贵便回了一大堆,而且还加了好多要求!

    小梅……

    小梅已经习以为常了。

    然而他没有拒绝。

    路上的石头逐渐从大体积的岩石变成细碎石块的时候,他们遇到大风天的频率也越来越小了,不用担心夜晚被吹走的时候,他们每天通过风力发的电也越来越少了,不过好在他们如今已经储备了充足的能源了。

    小梅之前准备的几张充能卡全部被储存的满满,居然还有多余的能源供荣贵全天候“唱歌”~

    “小梅,你说我们是不是快要离开布拉雷多啦?”虽然总体上缺乏常识,然而荣贵又在某些方面出奇的敏锐。

    “是的。”小梅没有否认。“根据探测结果,大概今天就会离开碎石区。”

    “哦哦~”荣贵便拖长声音应了两声。

    然后他就不再唱歌了。

    只见他认真的盯着地面,一直盯着,在诡异的安静中度过了半天,终于,在碎石即将即将消失不见、地面再次显露出来的地方,荣贵忽然大叫了一声reads;。

    “停——”

    “停车!”

    小梅就把车停下了。

    莫名其妙的转向荣贵,荣贵却在解开安全带之后立刻跳下去了。

    只见他在外面的地面上走了好一会儿,然后才抱着一块石头回来了。

    “这……是布拉雷多的纪念品?”不得不说,经过几天的□□,小梅如今已经颇为懂得荣贵的想法了。

    他自以为的。

    荣贵这次要做的事再次出乎他的意料了。

    “嘿嘿嘿,不是的。”荣贵摇了摇头:“纪念品有沙子就够了。”

    “?”小梅微微偏着头,看着荣贵手上捧着的石头。

    “当当当!这是我们留给布拉雷多的纪念品!”也不多卖关子,荣贵很快宣布答案了。

    “我要把我们的名字留在石头上,然后石头会留在这里,这就是我们来过这里的证明啦!”

    上面写什么荣贵都想好了,染料也是现成的,他还扯了一小块布头当毛笔。

    然后,他把这些材料连同手里的石头全部交给了小梅。

    “干嘛?”被荣贵黑洞洞的机械眼盯得浑身不得劲,小梅微微后退了一步。

    “当然是你写呀!我可是左撇子呀!”荣贵理所当然道。

    机器人也会左撇子吗?

    心里吐着槽,小梅到底还是接过了荣贵递过来的东西,按照荣贵说的,他在石头上留下了“阿贵与小梅某年某月”的字样。

    美滋滋的将石头好好看了看,又拉着小梅和石头一起拍了照片,荣贵这才将石头放回原本的位置,为了让石头镶嵌的牢固些,他还将周围的沙土收集了些,簇拥着石头,围了一个小沙土包,这才重新上了车。

    小梅发动车子,他们再次前进了。

    “小梅,以后我们每到一个地方,快要离开的时候,就在当地留一块这样的石头好不好?”

    “每到一个地方都留一个,你说,以后看到这些石头的人会怎么想?”

    “他们会不会觉得小梅和阿贵是去过很多地方的人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好期待啊!好期待若干年后见到它们的人啊,真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想哩~畅想着未来,荣贵哈哈笑了。

    不,他们不会认为这是两个去过很多地方的人。他们只会想,啊……这两个人好奇怪,怎么死的到处都是?

    听着荣贵的笑声,小梅没吭声,只在心里默默回答他的问题。

    之前荣贵放在那里的石头恰似一块墓碑,而那些为了固定石头而围过来的沙土恰似坟头土,何况“墓碑”上还写了人名,于是——

    坟头、墓地与墓志铭这种东西,可不是只有荣贵的时代才有的。

    这里也不例外。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