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十二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人外有人,山外有山,不怕拼命怕平凡!”

    梅瑟塔尔陛下的别绪很快淹没在荣贵的“歌声”中。

    戴着红色棒球帽的小机器人一边用力踩着脚凳,一边卖力的“唱着歌”。

    注意力从莫名的情绪中拔出,小梅的目光落在前方漆黑一片的道路上。

    永夜的地底是没有白昼夜晚之分的,不过荣贵还是用时间划分了白天与黑夜。

    “我们是早上八点出发的,现在是十二点,是吃饭时间了。”荣贵看了看(体内)的表,对小梅说道reads;。

    “按理说我们应该饿了,也累了。”说到这儿,荣贵重重的叹了口气:“可是我一点也不饿,也不累。”

    “这正是机械身躯的优点。”匀速踩着车子,小梅平声道。

    “也是缺点好不好?昨天干活的时候我不就忽然散架了吗?”荣贵立刻义愤填膺道。

    “那只是螺丝松了。”

    “螺丝松了就是累了,因为没有感觉所以散架了都不知道!说到这儿,小梅,我觉得我的螺丝搞不好又松了,你快给我看看,对了,你也看看自己。”

    小梅:……

    他想反驳的。

    高级点的机械身躯是有内部预警系统的,但凡硬件软件哪里可能出现问题都会提前体内预警,所以荣贵说的那一点并不构成机械身躯的缺点,可是他们现在的机械身躯由于材料有限、实在很低级,所以难免出现用久了会罢工的情况。

    不过他每天都有检查,所以昨天的情况纯属是荣贵无用功做太多、三倍消耗的结果。

    小梅终究什么也没有说,拿出工具,他为两个人的身体做了检查。

    荣贵的身体非常好,所有硬件都没有出现松动,倒是他自己的身体还真有处螺丝松动了,松动的还很厉害。

    顿了顿,小梅微微侧过身去,不动声色的把螺丝重新拧紧了。

    “怎么样?螺丝有松动的吗?”荣贵还在一边热切的问。

    “没有,都好好的。”小梅……小梅说谎了。

    只是不给对方制造发出更多唠叨声的机会,他对自己道。

    “那就好,其实想来也没有,嘿嘿嘿,小梅办事我放心,其实我知道,昨天螺丝松动只是我忙活太多了而已,小梅你每天都有认真检查咱俩的身体,一般情况下都是没事的。”抓了抓头,荣贵哈哈笑了。

    面对荣贵这种强大的信赖感,小梅……小梅陛下有一点点心虚。

    不过考虑到如今他们每天的运动量比以往要大,他当真每隔五个小时就固定为两人检查一下身体了。

    用荣贵的话说,就是休息了。

    荣贵的休息就当真是休息,他会跳下车子,然后还会从后车厢拿出一个大包袱,仔细看……那个包袱不是他们屋里之前的毯子是什么?

    没错,就是小梅拆了一部分用来编绿帽子的那块~

    两个帽子用不了多少材料,剩下的部分就被小梅随手扔在地上了,荣贵把它捡起来,冲作了一个可以当包用的大包袱,里面放着一些零碎的小玩意,诸如梳子,手巾,脚盆什么的……

    将包袱摊开,荣贵很快将形状不规则的毯子铺在路边的平地上了,梳子手巾什么的也摆摆好,最后还在摊子上摆了一盏绿幽幽的蘑菇灯,他这才朝还在车上坐着的小梅招招手:

    “小梅,过来休息啊~”

    小梅:……

    他最终还是提着自己的工具箱下了车。

    黑暗的世界中,蘑菇灯的灯光是附近广阔世界中唯一的光亮,诡异的气氛中,两个小机器人却像野餐一样坐在一块摊子上,小梅检查两个人的身体,荣贵就在旁边唱歌,气氛……

    更诡异了reads;。

    “上次进城的时候我是自己去的,身上的钱不够,路上还逃了两次票……所以路上根本没有欣赏风景的机会,有一次和同事们聊起来的时候,我都不知道路上经过了哪些地方,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端坐在摊子上,还摆了个帅气的姿势,荣贵和小梅唠嗑。

    “这次和小梅一起进城嘛~又是自己开车……骑车,身体里还自备相机,所以我就想着路上一定要好好看看。”说完自己的想法,荣贵便满怀期待的看向小梅:“小梅,我们现在在哪儿呀?”

    正在检修自己手臂的小梅……顿了顿,平坦的声音随即传出:“不知道。”

    无数次的从这片黑暗的土地跋涉而出,孤身一人,他的目标在黑暗的彼端,他对路边的风景没有兴趣,自然也对这片土地叫什么名字没有任何兴趣。

    而且……这地方有风景可言吗?

    抬起头,小梅终于看了一眼四下的景象:果然,没有任何景色可言。

    “啊……也对呢~小梅是第一次进城啊!”完全不知道陛下的心理,荣贵自行解读了小梅的话。

    四下瞅瞅,荣贵又道:“这周围好荒凉啊,一个人也没有,看起来也不像有人住。”

    “不如我们给这里取个名字吧?”荣贵又突发奇想了。

    没有搭理他,小梅兀自干着手里的活儿。

    对于小梅对自己爱理不理的态度早已习以为常,荣贵也不需要小梅时时刻刻关注自己,他于是自顾自的继续了:“这个地方离小梅的家乡很近呢……”

    “叫四平镇如何?”

    “我的老家就是四平镇哩!我想着,这里离小梅的家乡那么近,以后小梅回乡的时候,我也可以一起回来,我们就可以先来我的家乡,再去小梅的家乡了,小、小梅,你觉得这个名字如何?”

    荣贵说完,停顿了片刻,他还偷偷瞅了一眼小梅。

    这一刻,他是有点紧张的——小梅可以感受得到的紧张。

    继续手中的工作,小梅没有出声。

    然后荣贵就松了口气。

    “既然小梅你不反对,那这里就叫四平镇啦!”

    “从此,这里就是我的家乡喽~”

    “就在小梅家乡附近,我们是隔壁镇哟~”

    破破烂烂的小机器人就一副很高兴的样子了。

    在家乡拍照留了念,因为担心自己的脑容量不够,荣贵求小梅将照片存在了他那里。

    然后,两个人在短暂的休息之后,再次坐上车子离开。

    荣贵的“歌声”也再次响起:

    “滚滚红尘翻呀翻两翻,天南地北随遇而安,但求情深缘也深,天涯知心常相伴~”

    明明没有曲调,然而听久了,小梅倒也觉得这首歌应该不错起来。

    应该是歌词写得很好的缘故,他想。

    他到底记住了这段歌词。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