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十一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帽子是很普通的棒球帽,也是荣贵那个时代的男性最常戴的款式,通用的流行就是永远的流行,何况小梅手巧,只看了一眼荣贵给的图样就编的像模像样,总体来说,帽子的外形很标准很好看,只除了一点reads;。

    “小梅,你用绿色的毯子我没有意见,可是用绿色的毯子编了绿色的帽子……就很有意见了……”看着戴着绿帽子的小梅,一想到自己现在也戴着同款同色的帽子,荣贵的内心就充满了纠结。

    小梅便高冷的转过身去,用戴着绿帽子的后脑勺冲着他。

    这就是小梅式的非暴力不合作态度了。

    看着又开始工作的小梅,荣贵赶紧吧嗒吧嗒走近几步,继续表达自己的意见:“我们那儿有关绿帽子是有个专门说法的,就连女孩子都轻易不戴绿帽子,男人就更不戴了。”

    看到小梅仍然不理他,荣贵就叹了口气:“还剩一点红色染料,我把咱俩的帽子染成红色的呗?小红帽,虽然听起来像是女孩子戴的,可是也比绿帽子好听啊~”

    小梅的回答是——

    他用力往下扣了扣自己的帽子。

    这就是坚决捍卫自己的帽子、不让荣贵碰的意思了。

    “好吧,那我就只染我自己的帽子了。”又叹了口气,荣贵自行去拿染料染帽子,过程中,他还不忘对小梅道:“不过绿帽子终究不是个好兆头呢~你以后找到对象可得小心点,搞不好对方就是那种很会招蜂引蝶的类型,你可得看紧了,小心别真被戴了绿帽子……”

    上辈子当了万年老处男、最后把自己搞成完全没有任何人类*的机器人的前陛下·小梅对此不以为意,将荣贵的唠叨全当耳旁风,他继续自己的改装工作。

    镶在墙壁内的充电器被取出来安装在车上的那一天,输能管中终于不再有新的能源输入了。

    用荣贵的话说:这是彻底断电了。

    不过幸好他们有小梅。

    小梅之前做的各种准备已经就绪了。

    昨天晚上两个机器人都把电充的饱饱的,还给冷冻仓储存了足够十天使用的能源,最后给两具身体按摩了一次之后,荣贵和小梅一起将两具身体放进了冷冻仓。

    路上不知道要走多久,为了尽可能的将能源最大化,他们要将身体尽量长的放置在冷冻仓里了。

    为此,将身体放入冷冻仓的时候,荣贵特意花了二十分钟给两具身体调整姿势,确保两具身体的姿势都很舒适,他这才同意小梅落下冷冻仓的罩子。

    对于荣贵这种没事找事的行为已经习以为然了,小梅宁可在旁边站二十分,也不愿意去反驳他了。

    ↑

    好歹前者比较节约能源。

    将冷冻仓放到车子上事先留好的位置,接下来他们就要将其他的行李放进去了。

    小梅都不知道他们怎么会有这么多“行李”的。

    他之前确实有收集很多材料,不过这些材料基本上全都消耗在了如今这辆车上,剩下的一些零碎他只留下了好的,加起来也只有一个手提箱那么大←没错,他做了一个小箱子,把所有工具、材料外加成分提取仪装进去刚刚好,放在椅子下面就可以了,一点也不占地方。

    占地方的全是荣贵收拾出来的东西。

    两筐地豆是肯定要带的,用花盆装一些地豆带上倒也有点道理,可是他把脚盆脸盆带上算什么?那两块内裤做的手绢居然也被他折吧折吧带上了车,除此之外:梳子,板凳,梯子……荣贵甚至还把小梅床上的破褥子带上了reads;!

    “带着些垃圾做什么?”小梅终于忍不住了。

    “怎么能说是垃圾呢?都是小梅你辛辛苦苦做的哦!”荣贵立刻反驳道,然后,看到小梅,他又招招手:“既然你都出来了就别愣着啦,这个箱子重的很,快来搭把手!”

    小梅:……

    他最终还是过去搭把手了。

    东西装得满满当当,差点装不下,还好有小梅,只见他只是依次看了一眼荣贵要装的东西,脑中就迅速做出了一份组装图,将图样传给荣贵一份,两个机器人按照图样中示意的方式将所有东西全部填好,居然还空余了不少地方。

    “真是太神奇了!”拍拍手,荣贵满是感慨。

    “小梅你真是居家旅行必备的好伙伴啊!”

    没有理会荣贵的赞美,小梅重新上车了,调试了一下车子,按照新装填的这些行李重量重新规划了一下能源使用速度,他全都做好了也不见荣贵过来,回过头去,才发现荣贵正在吃力的将门关起来。

    “你在做什么?该出发了。”车子上,戴着绿色棒球帽的小机器人用平坦无起伏的声音问。

    “锁门啊!小梅你的房子怎么连个锁也没有?”

    “没必要锁,上车了。”小梅说着,再次回过头来。

    “怎么没必要哦~出远门前得把门好好锁起来啊,这是常识。”荣贵不依不饶。

    “为什么锁?明明屋里能搬的东西你全都搬过来了,就算是盗贼也没办法在屋里找到什么了,不是吗?”小梅冷冷道。

    “呃……”难得荣贵被噎到了一回,不过他很快抓抓头,又嘿嘿笑了:“虽然我搬得是干净了点,可是门还是得锁,家就得锁门。”

    对于荣贵各种各样神奇的理论闻所未闻,懒得和他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小梅最终走下车来,用零碎的金属做了一把锁,又做了一道锁链。

    锁链将两扇门绑在一起,一把锁套在锁链上,门被锁上。

    荣贵终于满意了。

    小梅不理解他为什么这样就满意了。

    明明是一套最简单的锁,明明是力量稍微大一点就可以扯掉的锁链,不是吗?

    然而荣贵却高高兴兴的将门锁上了。

    “再见。”他还对着空无一人的房子说了声再见。

    这才哼着歌向车子的方向走去。

    直到车子发动前,荣贵将一个东西放在了小梅的手掌心。

    “给,小梅,这是你家的钥匙,你要小心收好了哟~”

    看着手里薄薄一片的金属钥匙,小梅终究没说什么,最终将钥匙收到了椅子下的行李箱中。

    身后的小房子越来越远,钥匙另一头的锁越来越远,小梅心中忽然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那是一种他从来没有感受过的,被其他人叫做离乡别绪的东西。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