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十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小梅,你放心,我一定好好蹬车轮,为我们俩多提供点能源的。”当天晚上荣贵就蹬了一晚上车轮,一是练习,而是储能。

    “怎么感觉制造的电还没有消耗的多呢?”蹬到没电,呼叫小梅把自己抬下去的荣贵怎么也想不明白。

    “……你小学没毕业吧?”驾着两只胳膊把荣贵拖回充电器所在的地方,小梅淡淡道。

    四肢已经完全不能动弹,荣贵用仅剩的电量反驳了小梅:“为什么这么说?我小学毕业了的!读的是南田路小学。”

    “能量守恒定律不是小学课程的内容吗?”小梅继续拖拖拖,这家伙太沉了,以后有轻一点的材料可以给他换一些,他想。

    “胡说!小学才没有讲这个!初中开始的课程内容我几乎都忘了,可是小学的可是记得牢牢的哩~我们才没有讲那个什么定律,对了,那个定律是说啥的?”

    小梅:“……”

    不过荣贵对定律的内容也没有特别想知道的意思,他纠结的问题是自己的学历被怀疑。

    然而他也只硬气了一会儿,没过一会儿,当小梅终于把他插到充电器上的时候,他才小声道:“我当时找工作的时候说我是在校大学生……其实是假的,我只读到高中而已。”

    “我学习不好嘛,读书也是浪费,还不如早点工作,荣福他们比我会读书,我工作了就可以供他们念书了,然后等到我变成大明星就可以随便找一家有名的大学镀金一下,电视上不都是那么说的吗?”

    小梅没有说话。

    荣贵也不说话了,耗费的能源太多,他自动休眠了。

    黑暗的只有绿色的蘑菇灯的房间,小梅继续忙碌着,荣贵就在他身边,成了另外一种陪伴。

    等到荣贵第二天起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小梅忙碌的画面。

    一般人忙碌起来是什么样子呢?那一定是兵荒马乱的、到处乱糟糟的、整个人都充满了“我很忙别理我”的气息吧?

    不过小梅忙碌起来的样子却并不同。

    小梅周围的气息是极为宁静平和的,不慌不忙的做着事情,如果不是他的手指动作太过灵活而迅速,旁人几乎不会意识到他是忙碌的。

    然而做事如此有条不紊、甚至连动作频率都可以长久保留固定频率的小梅……看起来就像一个真正的机器人。

    这也是荣贵时不时想要和小梅说话的原因之一。

    虽然小梅经常对他的问话不搭不理,可是十句话只要小梅回复一句,荣贵就觉得眼前的小梅还是人,活生生的人。

    于是,醒过来的荣贵一如既往的和小梅打招呼啦~

    然后,他无比感谢自己在此刻醒来,因为——

    一大早上就看到室友把自己的头拿了下来、还拿着一个黑片片在脑袋上比来比去的样子实在有点小惊悚~

    不过还好荣贵知道周围没其他人,只有他和小梅两个人的情况下,他的胆怯心理总算没那么严重了reads;。

    “小梅早上好,你把头卸下来这是要做啥啊?”看,他都能问出这种问题了,够蛋定吧?

    刚好脸朝上的小梅就面无表情的对他道:“我要在头顶上安装一个可以吸收暗物质的暗光板。”

    “哎?暗光板?”又是一个新名词,不过荣贵举一反三的能力很强,他很快想到:“就是类似太阳能板吧?你还有这个?”

    “当然,我在最初存放你身体的地方拆下来的,如果不是为了安放这个暗光板,我造车的时候做车顶做什么?这个地方又不下雨,何况机器人的身体也不怕雨。”

    荣贵:“……”

    这回轮到荣贵无语了。

    他早就该知道的,小梅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实用主义者,他从来不会做没用的东西。

    所以两个人才有了现在这具精简到极致、连个稍微可以美化一下身体线条的装饰都没有的身体啊啊啊啊啊啊~

    一想到这个,荣贵的内心就有点小抓狂。

    “装完车窗的部分之后刚好还剩下一小块,我打算安装到我们两个的头顶,方便转化暗物质。”小梅说着,将手中的类圆形小片片在自己的头顶上比了比。

    这一刻,荣贵的心里是崩溃的!

    “等等——你说装在头顶?”荣贵指了指小梅的头顶,然后又指了指小梅手里的小片片,反复指了好几次,得到肯定答案,荣贵整个机器人都不好了~

    “顶在头顶是河童啊!!!!!!!你怎么会想到这种造型呢?我可刚给咱俩画好头发啊啊啊啊啊!”如果真的有头发,荣贵现在的头毛一定全都炸起来了。

    “那,往后一点。”对于安放位置没有什么意见,小梅将小片片往后脑勺的位置挪了挪。

    “那就成了地中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没有办法用语气表示自己的愤慨,荣贵只能喊出更多的语气助词烘托自己的情绪。

    “放开我来!”把小梅挤到一边,荣贵赶紧抢下了小梅手里的小片片,看到地上的另一片,他想:这就是给自己准备的了,如果不是自己及时醒来,两个机器人肯定都变河童啦!

    简直不能忍。

    抓着两个小片片,荣贵冥思苦想。

    很快,他便灵光一现了。

    “小梅,做个帽子呗~把小片片镶嵌在帽子顶上,或者帽檐上,一定帅气又好看呀~”想了个好主意,荣贵高兴道。

    “材料呢?”头仍然躺在地上,小梅面无表情问他。

    “这问题问我干嘛?我只负责想,具体实现要靠你呀!一定没问题的,小梅加油!”将小梅的头抱起来,荣贵再次热烈的鼓励他了。

    于是,当天——

    小梅屋子里一直铺在地板上、几乎和地面融为一体的破烂手编毯就被拆下来了,拆成最原始的线,小梅用它编了两顶帽子,小圆片被分割成更多的小圆片贴在帽子的各个位置,既漂亮,又实现了从各种角度的暗物质吸收。

    皆大欢喜。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