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十五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荣贵的纠结最终止于他缺乏能源自动关机。

    这是只充了一会儿点就把自己拔下来的结果。

    最后还是小梅把他拖回去的。

    将荣贵的身体放到充电器上插好,小梅在查看过自己体内能源储备还够用之后,鬼使神差的、他看向了床上的冷冻仓。

    他看了很久。

    然后,径直向床的方向走去。

    床沿有点高,他就拖过床边的脚凳垫脚,然后笨拙的爬上了床。

    对了,脚凳也是他做的。

    创意仍然来自荣贵。

    矮小的机器人站在了床上,刚好比冷冻仓高出一点的小机器人可以居高临下俯视冷冻仓里的人。

    令他意外的是,他在里面那个“荣贵”的脸上看到了水渍。

    起源自浓密的眼睫毛下,浅浅的划过消瘦到极致的面颊,即将滑进口鼻器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几天在荣贵的各种训练下养成了反射,小梅立刻抓起了整齐叠在床头的手绢,然后费力的独自一人推开冷冻仓的罩子,吃力的弯下身,他用手绢给里面的荣贵擦拭了一下眼底的水痕。

    他忽然想起了一首歌的歌词:“……用手拂去你伤心的泪痕……”

    他似乎听到了歌声。

    好像很近,又仿佛很远。

    那是他唯一喜欢过的歌手的一首歌的歌词。

    他生平只流过一次泪。

    是在搭乘飞行车的时候,半空中他与树立在中心区黄金位置的巨幅屏幕上的人忽然对视了。

    半晌之后,他才意识到那是隔着屏幕的对视,对方根本没有在看他。

    而是在唱歌。

    他忽然拉开了车窗,歌声便倾泻一地了。

    那是他听过的最美妙的声音——

    他怔住了,然后,在歌声□□的时候,他的手背上忽然落下了一滴水珠。

    那个瞬间,他的脑中是一片空白的,他不明白自己为何落泪,是那仿佛可以将灵魂完全净化的歌声吧?

    那个瞬间,他全身战栗,莫名的泪水忽然滑落。

    从此,他的爱好终于多了一个。

    他会匿名购买对方的音碟,也会去听对方的演唱会。

    虽然后来再也没有流过泪,然而,对方的歌声仍然好听。

    即使身体渐渐变成了金属,他依然最喜欢对方的旋律。

    他主要听的是歌声,对于歌词虽然没有特别记忆,然而时间久了,他自然会记住,何况他的记性原本就出类拔萃reads;。

    倒是那位歌手的记性似乎并不好,现场演唱的时候,每每激动之时,他经常会忘记歌词,不过他是天生的歌手,亦是天生的诗人,即使忘词也没关系,他总能根据当时自己的情绪将歌词自行补完。

    那些临场现编的歌词变成了只演唱一遍的“限量版歌词”,成了歌迷最喜欢的物品。

    他想起的那句歌词正是对方众多“限量版歌词”之一。

    没什么特别的,只是当时他现场选取了一位幸运歌迷,邀请对方上台的时候,一边唱歌一边轻轻拭去了对方激动地眼泪。

    那次演唱会的气氛简直将要爆炸!

    他的耳边到处都是尖叫。

    刚刚给荣贵的身体拭泪的时候,他忽然想到了对方这句歌词,也忽然想起了对方现场的动作。

    曾经认为和自己无缘的动作,竟然在这种情况下做出来了。

    仔细擦干净荣贵眼周的水痕,甚至还帮他清理了一下睫毛,一整套动作熟练的做完,他才怔了怔。

    没有将冷冻仓的罩子及时合起,他就这样扒在冷冻仓上观察下方的人了。

    啊……这个人是荣贵。

    再没有比现在这一刻更让他意识到冷冻仓里这具身体才是正主了。

    大概是外面那具机器人的荣贵太闹腾的缘故,在他心里,荣贵就是那个样子,虽然每天接触,虽然荣贵口口声声反复强调这具他的身体多么棒,然而他始终没有将荣贵与这具身体划上等于号。

    直到现在。

    原来这个就是那个名叫荣贵的人本身的长相……

    刚才蹲在田边的荣贵是在伤心吗?

    如果不伤心,又为什么会落泪呢?

    原来,身体和意识分离之后,身体仍然会受到意识本体的影响吗?

    小梅想了很多。

    观察荣贵身体的时候,不可避免的,他看到了自己的样子。

    对于年少时期的自己,他已经很陌生了。

    他看着自己,仿佛在看一个完全陌生的人。

    那个陌生人安静的睡在荣贵的身体旁,他是脆弱的。

    脆弱而……美好。

    后面的形容词自然不是他自己加注的,而是荣贵说的。

    又看了一会儿,赶在自己的能源用完之前,他合上冷冻仓,爬下床,将脚凳重新放回床下,最后回到了另一个荣贵身旁,然后把自己插在了荣贵身上。

    第二天重新开机的时候,看到的一如既往是荣贵的大头。

    “嘿嘿嘿~”对方的情绪一如既往,似乎……很高兴?

    “我听到了哦!”如果现在是人类的外表,荣贵的脸上挂着的笑容一定就是所谓“促狭的笑”。

    “?”以不变应万变,小梅机器人决定采用防守型反应reads;。

    “小梅你晚上在梦里唱歌!”果然,半晌听不到小梅的回答,荣贵便自己把关子抖出来了。

    “用手擦掉你伤心的眼泪~哦哦哦~小梅你很浪漫哦!”荣贵大声道。

    小梅:……

    小梅决定稍后检查一下自己的安全系统。

    接下来整整一天,荣贵都表现的非常正常,仿佛昨天的断电对他的记忆造成了影响,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就像完全不存在一般。

    直到晚上,辛劳的工作了一天的两人再次插在一起充电的时候——

    时间已经过了晚上十点,现在的时间是晚上十点半,荣贵已经睡觉……不,关机半小时了。

    就在小梅决定检查一下自己的安全系统的时候,旁边他以为已经关机的荣贵忽然说话了:

    “小梅,昨天你说过,如果我嫌现在的身体破旧,将来可以到外面买更好的。”

    小梅静静地将头转向他。

    “外面……你说到外面,那就是说除了这里,外面!还有外面啊!”荣贵的表达能力一向不太好,可是小梅却听懂了他的意思。

    “看来你没忘。”半晌,小梅只说了这样一句话。

    “怎么可能忘?我的记性不差啊~虽然不能原封不动全部记住,可是记个大概意思很简单啦!”荣贵再次臭屁道。

    小梅:……

    “你说……外面是啥样儿的啊?小梅你知道不?”

    “不知道。”这是真话,之前的每一次经历他都早早的离开这里,他确实不知道这里的一切,也对这里毫无兴趣。

    他以为对方听到自己的回复会失望,岂料——

    “不知道吗?嘿嘿嘿~小梅你原来也是个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人儿哩~”

    小梅噎了一下。

    不过很快的,他听到对方继续讲话了:

    “和我一样~我们两个都是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人儿!”

    小梅:……

    “不用怕,将来就让我们两个乡下人一起去外面吧!我大你四岁,我罩你!”接下来的时间里,荣贵已经不需要小梅进行任何反应,他一个人就把所有话全部说完了。

    “当年我去大城市打拼的时候就是一个人去的,没听荣福的话,傻乎乎就去了,一点准备也没有,也没钱,最后被人骗着签了合约,只能当替身演员赚点钱……”

    “真心酸啊~~~~~~~”

    “这回可不能那么傻了,我们得做点准备再去,首先得存钱!”

    “不过这地方就我们俩怎么存钱哦~”

    “那就存东西!”

    “存地豆吧!”

    布拉布拉布拉拉~

    伴随着荣贵雄心万丈的各种存钱计划宣言声,小梅关机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