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十四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地窖里的地豆又多了两筐,说是筐,其实也不是很多,按照荣贵昨天晚上最后一次数数报账的结果:他们现在有198枚地豆了。

    除此之外他们还多了一把椅子,两个盆,一个花盆,两块布巾。

    全部都是在荣贵不依不饶念咒般的“做嘛做嘛~我们真的很需要一个xx啊”声中制作出来的。

    确切的说,是小梅制作出来的。

    屋子里原本只有一把椅子,毕竟原本这个屋子只有一个人居住,没有客人所以也不需要第二把椅子,可是如今“他们有两个人了”,荣贵表示他“也想要一把椅子可以和小梅并肩坐”,整整念叨了一天,第二天小梅便搜集工具做了一把椅子。

    脸盆这种东西原本是没有的,然而他们现在每天的主要工作不是按摩吗?按摩之前荣贵还要求给两个人擦身体,这种情况下,“脸盆真的很有用啊~”←这是荣贵的原话。

    当然,有了脸盆怎么能没有脚盆呢?擦脸擦身体的怎么能和擦脚丫子的用一个盆呢?于是小梅又被迫多烧了一个洗脚盆。

    花盆这种东西看起来挺没必要了吧?但是荣贵在有了脸盆脚盆之后忽然觉得“他们的房间里直接将土铺在桌子上种蘑菇灯容易弄脏身体”,于是认为“蘑菇们也需要一个家”,接下来的两天,他就千方百计求小梅给他多烧几个花盆。

    一个?不够!起码来十个吧!

    当然,小梅最后没有烧十个,只烧了五个。

    至于那两块布巾……小梅虽然从来没有织过布,然而他是什么人?只要多观察一些现有的织物,结合脑中的其他知识,制造一台织布机也不在话下,但是厉害如小梅,没有材料他也没法凭空织布啊~这里除了地豆之外可没有第二种植物哩!

    所以……

    那两块布巾终究还是用他们身上唯一的布料制作的。

    至于那“身上唯一的布料”……

    自然只能是小梅身上原本穿的裤头。

    他终究没有在这方面挣过荣贵reads;。

    orz

    基本上,这些看似简单其实却极其难得的物品全部都是小梅机器人“被逼”造出来的。

    期间荣贵也并非什么忙也没帮的,相反,他还挺跃跃欲试的,但是由于他确实手残,所以基本上他只能帮忙提提建议,挖挖土,最后在脸盆上写上“脸”字,在脚盆上写上一个“脚”,在花盆上画几朵抽象派小花……

    仅此而已了。

    orz

    顺带一提,荣贵之前不是很勤快的做了一把蘑菇伞供两个人的身体“晒太阳”用吗?

    那玩意当天晚上就塌了,好险那时候两个人的身体已经放回去了,否则光是收拾掉落的泥巴和“蘑菇”就能把小梅折腾死。

    你说为什么是把小梅折腾死?

    废话!这种细致活荣贵干得了吗?

    肯定是他在旁边助威,全部活都让小梅一个人干完啊!!!

    啊……对了,储存地豆不是需要筐吗?筐也是小梅编的,用铁丝,忘了把这个算上了。

    “小梅你真厉害!”

    “实在太能干啦~”

    小梅在旁边吭哧吭哧搞生产的时候,荣贵就在旁边蜜语甜言,第一次听到这种话的时候,小梅整个机器人都不好了,然而听着听着……他就习惯了。

    今天的一大早,荣贵一如既往的又开始赞美小梅了:

    “哇~小梅你真厉害!我只是说想要点记号能够区分两块布巾,你居然还能绣出花啊!!!还有绿有红!你还能弄出颜色来?”

    正在往布巾上滴最后一滴染剂的小梅机器人就抬头瞥了他一眼:“绿色是从地豆的叶子中提取的,也就是你口中的蘑菇中提取出来的。”

    “至于红色,是对地豆中提取的花青素进行处理得到的天然染剂,虽然是水溶性的,不过进行处理之后,颜色可以做到更加持久一些。”

    当然,没有地豆的话,他还可以从铁锈中想想办法,不过地豆就可以解决的问题,他就没必要浪费金属了。

    这是他没有说出来的话。

    然而——

    荣贵显然对染剂如何制作的原理和过程没有任何兴趣,听完小梅的话之后,他再次赞美了小梅,然后道:“红色绿色很好看,不过五颜六色的更漂亮哩~小梅,你接下来试试看弄个黄色呗?我很喜欢黄色啊~你看,我们还有五个灰扑扑的花盆等着装饰一下呢……”

    小梅:“……”

    你以为等待小梅的只有五个花盆而已吗?

    这样想的你真是太天真啦~

    就连小梅自己都不这么简单以为了。

    很快的,荣贵在欣赏了一下自己制作的蘑菇小盆栽之后,又招呼小梅开始给两个人按摩身体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护理,两具身体状况都比之前好些。

    “小梅长高了一公分。”机器人的成像系统可真是好用,还带测量标尺的reads;!

    “我的头发长了一公分。”轻轻摸了摸自己的头发,荣贵继续宣布。

    小梅的身体情况很好,当然,这和他放进去没几天就得到了充分护理有关,荣贵身体的情况自然不能和小梅的相比,不过比起最早干巴巴的样子,现在……

    起码摸起来不那么硬了。

    这就是每天勤奋按摩的结果。

    然而有优点必然也会有缺点,由于这段时间每天都被搬来搬去,两具身体的皮肤部分还好——每天擦不算太脏,可是头发就没那么好了。

    “小梅,我觉得我们需要一把梳子,起码可以蘸着水把头发清理一下。”

    将小梅一缕头发轻轻绕在粗糙的机械手指上,荣贵抬起头对小梅道。

    果然——

    小梅机器人面不改色。

    “只是可惜即使有了梳子也只能梳理露在外面的部分,后脑勺的位置就没办法了……”

    ↑

    这句话是荣贵看着自己的身体说的。

    除了口鼻器之外,两个人的后脑还罩着一个金属罩,这一部分连接他们的大脑。正常情况下金属罩内是可以产生波段性刺激,用以按摩头部以及刺激头部的,不过荣贵后脑的仪器明显更加复杂。

    按照小梅的解说:小梅后脑的金属罩可以短暂卸除,然而荣贵后脑的却不可以,插入他脑后的导管就是连接在这台仪器上的。

    荣贵一开始并没有太在意这个问题,直到小梅做好梳子,两个人给小梅的身体梳完头发,轮到荣贵的头发时。

    移动自己头部的时候,荣贵终于看清了自己后脑勺现在的样子,那是一个半透明的金属罩,有点奇怪吧?虽然是金属的,可是却是半透明的。

    大概是未来的黑科技←虽然搞不清楚现在是什么年代,不过时间是前进的嘛,现在肯定是未来了,荣贵理所当然的想。

    由于是半透明的,所以荣贵第一次看到了自己后脑勺现在居然开了一个洞。

    非常大的洞。

    其实并没有血,由于金属罩的阻隔,荣贵并不能准确判断那里现在的颜色,不过那里并没有血肉模糊,而是很精准的开了一个圆形的洞,两根手指粗的导管就那么插在那里。周围的头发都被剃光了,经过这几天的调理,荣贵其余地方的头发都长长了一点点,然而金属罩下方的头皮不知道是不是做过额外处理,那里仍然是一片光溜溜的头皮。

    亲眼目睹自己的脑袋被开瓢是什么感觉?

    小心翼翼托着自己的脑袋,荣贵一动不敢动了。

    “不用特别紧张,这个护理仪很牢固。”看到他的动作,小梅在旁边平淡道。

    荣贵却紧张的连点头都不敢了。

    这一天,荣贵的话非常少。

    小梅一开始觉得这种状态很好,久违的清净,不过到了晚上的时候,原本每天总是乖乖关机的荣贵忽然半夜爬起来的时候,他觉得有点奇怪。

    由于两个人每天都插在一起充电,荣贵离开的时候他是知道的。

    他一开始并没有理会,直到对方三十分钟还没有回来reads;。

    从充电器上跳下来,小梅决定出去看看。

    他直接走到了外面←荣贵是推门出去的,他听到了的。

    空旷的地方很好找人,他很快就在外面绿莹莹的地豆田旁发现了荣贵的身影。黑暗中,破旧的小机器人就那样抱着膝盖坐在田埂旁边,绿色的油光照亮了他的部分表面,看起来更破旧了。

    看来,他就是以这样的姿势待了将近三十分钟。

    “地豆田有问题吗?”小梅的第一个想法……是仔细打量了一下荣贵面前的地豆田。

    荣贵摇了摇头。

    “那就是你了,你有什么问题吗?”小梅又道。

    荣贵没有说话。

    小梅静静站在了他身边。

    田埂边的机器人于是变成了两个。

    又过了一段时间,就在小梅决定回去继续充电的时候,他下方蹲坐着的荣贵忽然开口了:

    “小梅,脑袋破了那么一个大洞,我……会不会死啊?”

    原来是被自己真实的惨状吓到了吗?

    “我不想死,我才十八岁,还什么都没见过呢,我们孤儿院是个小地方,我刚去大城市一个月,还什么世面都没见过哩……”荣贵又小小声道。

    小梅静静地矗立在风中,半晌:“其实*只是将意识具现化在他人面前的容器,这个容器在过去是单一的,然而现在却不,正如你现在在这世间的容器就有了两个,一个在屋里,而一个在我面前。”

    荣贵呆了呆:

    “小梅你说的好复杂,我……我听不懂……”

    “就是说你屋里的身躯坏掉了也没关系,可以用其他的容器抵上。”小梅换了个说法。

    “可是我只想要屋子里的那个!”

    小梅于是低下头,居高临下,俯视着将自己缩成一小团的另一名机器人。

    这一刻,他是真的不解的。

    “如果你认为现在这具机械身躯破旧,不好,其实将来可以走到外面去更换更好的材料,想要仿真皮肤也可以,高级的材料非常耐用,损坏了也没关系,可以随时更换。”

    “可是我只想要屋子里那个。”下方的小机器人回给他的却仍然是之前的那句话。

    “那是我自己的身体,被没有见过的父母抛弃,被孤儿院的院长奶奶养大,和朋友们打架,爬墙上树掏鸟蛋……我的身上其实有好多疤哩!当然,由于我坚持不懈的护理那些疤几乎看不出来了,可是仔细看还是有的,一看到那些疤,我就能想到当年的事……”

    “我后来每天护肤哩!还勤练肌肉,其实我挺不容易长肌肉的,能练成那样很辛苦的,每一块肌肉都是我努力出来的,那么辛苦……”

    “我什么也没有,只有自己的身体是唯一的财产呢……”

    “我就想要屋子里的那个。”

    荣贵说了很多话,他的话翻来覆去,最终还是落在了最初的话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