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十一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天,荣贵一大早就把小梅从充电器上拔下来了,小小的机器人用和身体完全不配套的大嗓门道:“……我看了一晚上,地豆的营养不算丰富,但是还算全面,我说小梅,我俩能不能吃地豆啊?我是说我俩的身体。”

    被他拔下来的小梅以一种让机器人都毛骨悚然的……视线(?)看着他,看着这样的小梅,荣贵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果然——

    “短短三十页的资料,你居然要一晚上才看完,看来,对于你的智商我要重新认识了。”

    就知道!

    “三十页已经很多了好不好?而且我还做了笔记哩!”荣贵说着,动了动自己的胳膊,两个小机器人的手还拉着,插头和插孔对在一块,这样不但方便共享信息,而且小梅充电的时候还能顺便给他充电。

    也正是因为这个状态,所以两人的部分资料一直是共享状态,荣贵在笔记上做出的更改,小梅全部看得到。

    于是这回轮到小梅有不祥的预感了。

    当然,这时候的小梅还不知道什么叫“不祥的预感”,他只是本能觉得有什么不对,直到他看到被荣贵涂得乱七八糟、还画了好多小人涂鸦的资料……

    这一刻,小梅曾经属于陛下的那一部分愤怒了。

    然而他已经不再是那位仅仅凭借意念便可以置人于死地的“陛下”了,愤怒的结果是,他整个人扑到了荣贵身上,使用最原始的手段,他攻击荣贵了。

    然后——

    被反攻击了。

    再然后,陛下输了。

    头掉了,腿也掉了一根,他被荣贵一脚踩在了地豆田里。

    “小梅你这是干什么啊?”将脚丫子从小梅肚皮上拿下来,荣贵赶紧弯下身把小梅扶了起来,他还把小梅掉下来的头和小腿捡起来递给小梅了:“给。”

    “……谢谢。”愤怒来得快去的也快,小梅很快又是平时那个小梅了。他有点不明白:明明是身高相同、体重差不多、材料都没什么两样的机器人,为什么自己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就被打散架了?

    “别和我打架啊!你打不过我的,偷偷说,我的腹肌虽然离不开后天每天辛勤的锻炼,可是里面至少有四块是之前每天打架打出来的……”荣贵告诉了他一个小秘密。

    原来如此,是格斗技巧方面的差异——小梅想着,将头重新拧在了脖子上,短暂的小插曲之后,终于发现荣贵的优点(?)之后,他终于开始审视对方留在自己芯片上的“笔记”了。

    那是一套全面的看护笔记,植物人看护笔记:包括如何给看护对象喂食,如何给他们翻身,如何帮他们按摩身体……

    和一般的看护要点不同,荣贵自创的这份笔记上甚至还有肌肉恢复部分。

    “别小看我这份笔记啊~当年我做替身演员的时候不小心骨折了,好几个月不能动,就是靠这套肌肉维持按摩动作,我才保住了我的腹肌啊!!!”

    小梅:……

    “对了,你还没回答我呢,咱俩的身体到底能不能补充地豆代替不够的营养液啊?”看着仍然一脸死相的小梅,荣贵还戳了戳他reads;。

    被他戳的后退一步的小梅:“……可以,不过需要制造一个成分提取仪。”

    得到满意的答复,荣贵哈哈笑了:“很好,那么那个什么提取仪的制造就交给你了,别指望我,我脑容量不够,我去做点体力活先~”

    就这样,荣贵又给自己找了个活干,非但给自己、也给小梅找了个活干:

    照顾两个人的身体。

    小梅鼓捣提取仪的时候,他就去“采蘑菇”,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了几块破木头,荣贵用它们做了一把伞,然后将土填进“伞”身的位置,种上“蘑菇”,小心翼翼的固定好泥土和蘑菇,然后他小心翼翼的把“伞”打了起来。

    “没有阳光,这就是光源啦!”站在绿油油的“伞灯”下,小小的机器人很臭屁的叉腰笑了。

    然后他就把两个人置身的冷冻仓拖出去了。

    一个机器人肯定拖不动,他还把小梅叫出来帮忙。

    从小梅那里得知,他的身体之所以会变成这样,一方面固然是因为小梅分走了他的部分资源,另一方面、也是最主要的方面——冷冻仓已经“坏了”。

    维持冷冻仓正常运转的系统仪器已经停止运转了,其他冷冻仓内的人已经彻底完了——这点小梅已经检查过,可以确定,他所在的冷冻仓由于还有备用能源,是唯一还有*反应的冷冻仓,然而即便如此,一旦里面的能源消耗殆尽,他还是会死。

    所幸小梅把他带了出来。

    但是脱离了系统的冷冻仓只是一个保管仓,很多其他功能都没有了,比如细胞活力维持功能、比如冷冻功能,比如……

    荣贵想了想,决定简单理解为机器没法照顾了,那也行,接下来人工好好养着也行。

    当年院长瘫痪在床上没法动弹的那几年,他们不是也把她老人家照顾的好好的?

    他还定期给院长奶奶敷面膜呢~

    想到面膜,荣贵心里又开始拼命回忆自己当年敷过的面膜了。

    完全不知道他脑子里想什么,小梅机器人拧好了手中仪器的最后一枚螺丝。

    看着手中丑陋的仪器,他心中有种奇妙的感觉。

    怎么说呢?

    本来认为累赘、早晚要放弃的身体,有人却如此在意,这种感觉……该怎么说呢?

    将仪器交给荣贵的时候,看到对方努力在地上写写画画的忙碌劲儿,他忍不住问了对方一个问题:“你将来可以得到更好的机械身躯的,更强壮、更完美的身体,所以,其实你现在不需要太过在意现在这具*,不是吗?”

    得到的是对方一个难以置信的“啊”字。

    “小梅你是傻了吗?好好的人不作,我为啥要作机器人哦!机器人有我长得好看吗?硬邦邦的皮肤有我光滑细腻的皮肤好摸吗?还有还有……机器人能锻炼出腹肌吗?”虽然没有表情,可是透过对方的语气,小梅愣是觉得自己看到了一个大惊失色的小机器人。

    看着大惊失色小机器人……旁边的干尸,好看……细腻的皮肤……腹肌……

    他觉得和脑容量不够的对方探讨如此高层次哲理问题的自己果然是个傻子。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