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睡得好饱!好久没有这么好的睡眠了呢~”再次醒过来的时候,荣贵觉得自己精力充沛极了,他把自己的感觉分享给了小梅,还夸奖了一下小梅家的床被:“你家的床真好睡。”

    小梅:……

    “其实你只是没电关机了而已,觉得精力充沛是因为我帮你充好电了。”

    荣贵之前所有的感动惬意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谢、谢谢啊。”嗫嚅着,荣贵道了声谢。

    “不客气。”

    说完这句,小梅又不动了。

    一动不动的小梅,看起来就和真的机器人一样。整个房间只有自己发出的动静,老实说,这种安静有点让人感觉怕怕的……

    荣贵想着,就从床上跳了下来,推开破旧的窗户向外望去,室内室外一样的黑暗,没有任何光亮。

    “小、小梅,早就想问了:这里为什么这么黑啊?连月亮和星星都没有哩……”

    在地道内这么黑是无可厚非的,可是出来了还是这么黑,就觉得十分诡异了。

    “因为这是地下,还是最底层的地下,这就是我出生的地方。”小梅的答案一出,荣贵惊呆了。

    他看看天空,然后又看看地面,仔细观察一下,就能发现小梅说的没有错,只是他从未从这个方向想过而已。

    好吧,就算小梅的故乡就这么……海拔低,可是人呢?原本居住在这里的人呢?

    “之前住在这里的人呢?”想到就问,荣贵紧接着问:“你的族人呢?”

    很快荣贵就发现自己似乎问了一个糟糕的问题。

    “都不在了。”小梅用金属音平板的回答了他。

    “是……是都过世了吗?”

    “我生病昏迷的时候,他们集体离开了,等我醒来的时候,整个村落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reads;。”

    小梅的金属音已然没有起伏,可是荣贵硬生生脑补出了一个非常凄凉的场面。

    扑过去抱住面前坚强的(?)小梅,他用力拍了拍对方的后背:“都过去了,起码……他们走了,这好大一片宅基地就都归你了。”

    “小梅你是地主啦!”荣贵一边说,一边将小梅的后背拍的咚咚响,直到咯噔一声。

    小梅:“你把我的后背拍掉了。”

    荣贵:……

    荣贵眼瞅着小梅一百八十度转过头去,捡起被自己拍掉的后背金属盖,敲敲打打,又把那块锈迹斑斑的金属盖重新按回身上了。

    他的动作已经很熟练了。

    ***

    两个机器人走在田埂上。

    “出来走走”——这是荣贵的建议,当然,他原本的话不是这么说的,他是建议小梅出来“巡视一下祖产”,顺便散个心。

    小梅并没有反对。

    然而出门看到干裂的土地、什么农具也没有留下的农家时,荣贵的心情还是难过了一下。

    想到之前他在邻居家“串门”时看到的空无一物的仓库,他知道小梅的族人一定是将所有的财物都收拾干净才离开的,所有农具、所有种子、所有食物、家里所有还能用的东西……

    唯独没有带上小梅。

    “不要散步了,风太大,我……我感觉自己都快被吹散架了。”总觉得越走越凄凉,后悔自己提了一个烂主意的时候,荣贵终于想到了一个终止这场散步的理由。

    小梅看看他,半晌点点头:“回去吧,刚好有之前收集的材料,我回去给你重新修改一下身体。”

    他们便重新回到了原本的房间,小梅敲敲打打的时候,荣贵就在旁边静静陪伴着他。不过荣贵天生是个闲不住的人,让他老老实实坐一会儿还行,时间长了他就开始吱扭吱扭乱晃,小梅大概是被他晃烦了,索性对他道:“把你的两个胳膊留下,你去房子里转转吧。”

    荣贵愉快的答应了。

    没有胳膊的小机器人灵巧的在屋子里乱窜了起来。

    小梅的房子统共就那么大,他很快就转完了,直到他在厨房的下方发现了一个密室。

    说是密室,其实只是个地窖。

    “小梅,我可以去你的地窖看看吗?”从小就爱动,被院长教训了几次之后,荣贵多少记住在乱窜之前询问一下了。

    “去吧,不过地窖里是空的,我没有在里面放东西。”小梅任由他去。

    “我就看看。”得到允许,荣贵立刻打开地窖往下去了。

    他这一离开,房间里顿时安安静静。

    安静的……就好像以前度过的日子。

    无论是在那永昼的白色世界中,还是很久很久以前在这里曾经度过的日子,他的周围似乎从来都是死寂一片reads;。

    手里拿着荣贵的机械手臂,小梅抬起了头。

    对于这里的情况,他是早就猜测到了的,当时正是因为大病一场醒来后,发现村落里早就一个人不剩,安安静静,什么也没有,意识到自己被遗弃了,他才毅然离开了。

    从此以后,他再也没有和曾经住在这里的人们见过面。

    已经不记得他们的长相,他以为他已经全忘了,然而等到他重新站在那扇门前,做出“不开门”这个选项的时候,他脑中唯一浮现的竟是这里的坐标。

    顺从了自己当时的心意,他重新回到了这里。

    然而回来也就是这样而已。

    低下头,小梅重新将注意力专注于手中的机械手臂上。

    不过不等他将手中的螺丝重新拧紧,远远地忽然传来荣贵的大嗓门:

    “小梅!小梅!快过来看呀!”

    他一开始是不打算理会的。

    然而来自地窖内的那个声音仿佛不知疲乏,叫的更起劲了,没有办法,小梅只能从床上重新跳下去,在黑暗中行走着,他来到了久未光顾的厨房入口。

    从那个发现所有人都离开的早上起,他就再也没有回到过这栋房子。

    虽然按照现在的时间来说他离开的时间并没有很久,然而在他的心里,他已经离开这里太久太久了,久到这里变得陌生起来。

    荣贵的声音是从黑色巨口一般的地窖内传来的,那家伙还不知从那里搬来了梯子,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过这样一台梯子了。

    顺着梯子往下走,刚刚站稳就看到了那个名叫荣贵的家伙,没有手,那家伙就小跑着示意自己跟着他跑。

    小梅理所当然的没有跑,这具临时攒出的身体并不适合奔跑,他是按照正常速度跟在对方身后走过去的。

    走过去,然后——

    怔住了。

    “小梅!小梅!你看啊!这里有好多好……多的蘑菇啊!”

    如果有手,眼前这家伙一定会把胳膊拉的开开的,如今没有手,他就只能在原地跑来跑去,用奔跑表达自己的激动了。

    在他的身后,是满满一地窖的伞状植物!黑暗中竟然微微发着光!

    看着眼前的植物,小梅许久没有说话,直到荣贵眼瞅着打算继续叫嚷的时候,他才低声开口道:

    “这不是蘑菇,而是一种名叫地豆的植物,是……梅瑟塔尔人的主要食物。”

    梅瑟塔尔的土地只能长出一种植物,就是这种名叫地豆的果实了,一定要精心挑选过的种子才能长出地豆,并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长出来的粮食。

    荣贵想当然是不知道这些的,可是他还是大声的说着:“你说,这些是不是你的族人留给你的食物啊?他们没法带走你,但是给你在地窖里种了一大片蘑菇,不!地豆,一定是这样的!一定是这样的啊!”

    荣贵的声音一字一字敲在他的心上,他的声音很大,可是渐渐地,艾什希维……不,小梅却渐渐听不见了。

    就是现在,他终于发现了第一个在以前的推论中完全没有经历过的意外。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