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这是一片极为空旷土地,偶尔有一两栋房屋的废墟,然而那些废墟看起来真的佷破烂,一看就是早就被人抛弃了样子。

    风很大,好几次荣贵心惊肉跳担心自己的身体会被吹跑,幸好小梅给他做的这个身体材料不怎么样——透风,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每当风吹过的时候,他的身体总会吱扭吱扭的,一开始听起来挺别扭的,不过很快荣贵便找到了乐趣。

    于是,如今已经成为小梅的机器人听到身后的风声变了调子。

    从一开始吱吱呀呀的诡异风声变成了更诡异的……吱呀呀吱呀呀的声音。

    不规则的诡异声音变成了规则的诡异声音,而且似乎还变出了更多的声调,饶是再没有好奇心的人,也实在忍不住回头去看身后的人在干什么了。

    小梅做的身体是可以三百六十五度转头的,他的回头就是身体不动,头转了一百八十度,身后的荣贵被他这一转头吓了一跳,手当即就从胸口掉了下来。

    小梅机器人:“你在干什么?”

    一个丑陋的机器人摸着自己胸口的样子……有点伤眼睛。

    虽然被小梅诡异的转头方式吓了一跳,不过荣贵的胆子还是比较大的,他很快就把垂下去的手臂重新摸上自己的胸口,有点炫耀的,他在自己胸口透风的地方灵巧的按压着。

    “嘿嘿,小梅你看,我的身体上不是有好多缝隙漏洞吗?你看你看,按压住不同的缝隙会发出不同的声音,我的身体会唱歌!”

    小梅:……

    他倏地把头重新正过去了。

    身后那家伙的声音却还在继续传来。

    “你听你听,还挺好听的呢!像不像竖笛?我小学可是学过吹竖笛哩!”

    大风中,两个机器人就这样,一个吹着变调的笛声,一个吹着有点规律却仍然没调的笛声,吧嗒吧嗒向前走着。

    不知道是不是被荣贵在耳朵边念叨久了,小梅还偷偷在存储中查了查什么是竖笛,居然真的查出来之后,他再想自己竟觉得自己长得一支竖笛了,两只竖笛排着整齐的队伍往前走什么的……这个想象简直不能忍!

    他决定回头找到地方之后立刻就把两人身体上的漏洞堵上。

    等到他们终于走到目的地的时候,荣贵已经能够吹一首简单的小曲儿了~

    “到了。”站在一片相对完整的旧房子前,小梅宣布抵达目的地了。

    “就这儿?”荣贵的“笛子”声戛然而止,瞅瞅前方这一片实在不像有人居住的地方,他又瞅瞅小梅。

    小梅没有继续说话,而是抬着冷冻仓的一头继续朝一个方向走了,他这一动,为了不让冷冻仓掉下去,荣贵也只好跟着走了。

    在一片破旧的房子中,他精准的找到了最边角地方的一座,然后带头走了进去reads;。

    “你随意。”说完这句话之后,小梅便缩在一个角落不吭声了。

    看看一脸高冷的小梅,荣贵决定将他的表现理解为思乡。

    老家一个人都不见了,这不是死了就是逃难了啊!打量了一下四周,他觉得得推翻一开始心中对小梅的设定了。

    从小梅之前的表现,荣贵一直以为他是有钱人来着,不过看看老家这样子,怎么看也不像有钱的样子啊!而且小梅这房间虽然看着还算宽敞,不过两个人的冷冻仓一塞进来几乎就满了,敢情根本不是宽敞而是没东西的缘故!

    等等——好像没那么简单。

    荣贵越看越觉得哪里不对头。

    视线在冷冻仓和房间内游来荡去,最后落在角落里小梅小小的身体上,他忽然悟了。

    这房间虽然看着正常,然而和他原本的身材比便瞬间不正常了:这里所有的型号都比正常的型号小好几圈!

    之所以没有在一开始的时候发现是因为他现在的身体太小了,换成原本的身体他肯定一早就发现了!

    荣贵觉得自己发现了一个秘密:难道……小梅是侏儒?

    不过这个念头立刻被否决了:他是见过冷冻仓里小梅的腿的,虽然比自己的细且短,可是绝对不是侏儒的五短身材。

    可是……

    荣贵吧嗒吧嗒走到外面看了一圈,挨个“参观”了一圈邻居们家之后,他越发肯定了:就算小梅不是小个子,可是这里之前住的邻居绝对都是小个子。

    所有的器具都小小的,还挺精致,不过看这上面积的土……主人们应该离开蛮久了。

    他连地窖都去过了,一粒米都没有剩——主人们离开的时候打包的可谓非常彻底。

    不过很快荣贵意识到自己用不着找食物——他现在的身体是机器人了。

    将周围的环境了解的七七八八,荣贵重新回到最初的房间,看到小梅还坐在那里“思考人生”,他也不打扰对方,而是去了一下厨房,看到桌上有块看起来像抹布的破布,他眼前一亮,将抹布抖抖干净,勤快的去外面擦拭起来。

    “床底下有块板,板下有水。”看到荣贵在做什么,原本一动不动的小梅居然主动和他说话了。

    这时候告诉他有水显然不是让他喝的,而是让他打扫卫生用,荣贵很快get到了对方的点,当他把不大的床铺重新整理干净之后,坐在角落的小梅很快站了起来,迅速却又不失矜持的,坐到他刚刚整理好的床铺上了。

    脏兮兮的小机器人坐在勉强被拍的干干净净的床上……荣贵有点看不过去,于是就朝对方招了招手:

    “你身上全是土,我给你擦干净再坐过去。”

    小梅斜了他一眼,到底没有拒绝他的提议,于是当荣贵擦完小梅,要求小梅也给自己擦擦的时候,拎着抹布,小梅到底没有拒绝。

    虽然造型仍然不怎么样,不过两个机器人到底还算干净的坐在勉强干净的床上了。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机器人的身体了,荣贵忽然觉得有点困,身体靠在搁着自己身体的冷冻仓上,他慢慢睡着了。

    小梅挺直的脊背变成了他睡前脑中最后的影像。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