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大概是他扑过去的力气太大了,“棺材”的顶部被他撞开了一个小缝,里面冰冷的液化气体从里面溢出,荣贵机械手的表面肉眼可见的被微微冻住了一层,一支苍白僵直的脚随即从那个小缝里垂了出来,老实说,那只脚干瘦僵直,看起来简直是一段枯枝了,然而荣贵还是立刻托住了那只脚。

    “我的脚丫子哟reads;!”荣贵随即发出一声惨叫。

    “变成这样你还能认出来?”身后,那个机器人问话了。

    “怎么看不出哦!你看,我的脚丫子骨骼这么匀称,第二个指头和脚拇指一般长,据说长得好看的人才多半这样哩!还有,你看我的小脚趾下面还有一颗痣,在内侧不太容易看出来,可是你看你看……”

    荣贵身后的机器人:……

    这要有多自恋才能对自己脚趾内侧的痣都如数家珍哦。

    不知道身后机器人的想法,荣贵只是心疼的抚摸着自己的身体,掌握不好目前这具机器人身体的力道,他就非常轻的碰触,慢慢的向上,忽然,他被棺材里多出来的第三条腿吓了一跳。

    “妈呀!这里怎么还有一个人?”荣贵险些丢掉了自己手里捧着的大腿,不过好险重新接住了。

    “啊,那是我了。”金属的声音自他身后传来,那个机器人再度开口了。

    捧着自己大腿的荣贵于是呆住了。

    半透明的棺材被端端正正的摆在正中央的桌子上,里面两具身体暂时摆在一起,身体的主人则站在桌子旁。

    没有灯,借助于现在这具身体才有的夜视能力,荣贵终于知道打量自己周围的环境了。

    “这是哪儿啊?”他呆呆的问。

    “四十分钟零五十九秒。”站在他对面的机器人忽然道。

    “哈?”

    “这是你从醒来到问出这句话的时间。”机器人平坦道:“同等条件下,正常人一般会在清醒后五分钟内提出这个问题的。”

    荣贵:=-=

    好在对方没有在这个可能暴露他智商的问题上纠结太久,很快的,那个看起来是机器人、其实应该也是个人的家伙继续和他说话了。

    “我在冷冻仓内查到过你的资料,你应该是在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二日由于重病被放入冷冻仓冷冻起来的病人。”

    “哈?”荣贵还是有点没有反应过来。

    说着,对面四肢短小的小机器人忽然伸出机械手指了指自己的头:“你,似乎是这里不好的样子。”

    “喂——”我知道我头脑不好,可是你也用不着翻来覆去一直暗示好不好?

    荣贵正要生气,对方却继续说话了:“你的大脑部分区域感染了当时无法治疗的病灶,在亲属的要求下你在陷入昏迷后进行了当时针对这种情况的唯一解决方法——冷冻。”

    荣贵忽然抬起头来:“亲属?”

    “最初签字的人名字叫荣福,由于冷冻期时间过长,中途监护人变更了数百次,再后来监护人就缺失了,不过他们留下了足够的金钱,这才让你的身体长久的保存了下来。”机器人说着,将一张卡片一样的东西放在了桌子上:“这是我从档案中抽取的关于你的资料,你现在的身体上有读取口,有时间可以读读看。”

    荣贵看着那枚小小的卡片,半晌将它轻轻抓了起来。

    荣福……这个名字好熟悉啊……

    他有点记不起来了,然而奇异的,就在他“想”了一会儿之后,一名女子的影像却忽然栩栩如生的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是了,那个女人就是荣福了,是和他一个孤儿院长大的姐姐啊……

    最早离开了孤儿院,之后却固定时间过来的荣福,是孤儿院所有孩子的姐姐reads;。

    而他是老二。

    荣贵愣了愣。

    低头看看手中躺着的卡片,半晌后他抬起头向对面的机器人问道:“能教教我怎么……怎么……读读看这张卡片吗?”

    对方没有拒绝。

    于是,在对方的帮助下,荣贵小心翼翼的将卡片塞入了胸口下方隐藏在盖子下的读卡口,这是一种奇妙的体验,几乎是在插入卡片没多久,荣贵发现自己多了一段记忆。

    荣福的脸出现在那段记忆的最初。

    “阿贵,是我帮你做出这个决定的,你的病……现在的科技无法治疗,只能选择冰冻的方法暂时拖延,搞不好几年之后就有解决方法了呢?”荣福的脸看起来有点憔悴,虽然用粉饼很好的遮掩了,然而荣贵还是看了出来。

    不过稍后荣福忽然笑了:“放心,我会妥善保存你的身体的,不过你要是醒的太慢,腹肌可能就没了,这个我可没办法了。”

    这段影像很快消失了。

    然后接下来的影像很多时候都是荣福的,除了荣福,还有孤儿院其他的兄弟姐妹,他们偶尔一起来,更多的是单独过来,帮他护理身体,和他说话,在过程中也会和他聊大家最近的近况,直到——

    大家都慢慢变老了。

    荣福生了儿子。

    荣禄最早离开了大家。

    然后荣福也走了。

    接下来的影像里过来的就是他们的后代了。

    开始有人喊荣贵“爷爷”了。

    慢慢变成了“曾爷爷”。

    还有人朝他抱怨明明不想要孩子,可是祖上有命一定要生个孩子,孩子要过来继续伺候他这个“祖宗”。

    虽然抱怨,不过他还是生了孩子,事后也高高兴兴的带着小朋友过来了。

    那个小朋友长得可好看了,几乎和他一样好看了!

    在短短的时间里,荣贵以人类难以达到的速度飞速读取着这些过去的“记忆”,直到最后一位照顾他的人在事故中去世了,死后没有后代,高额保险金全部留给了他,用作他的后续治疗费用……

    记忆卡中的记忆也就储存到这里为止了。

    荣贵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他什么也摸不出。

    没有温度,亦没有眼泪。

    这具金属构成的身体没有感知能力,何况也根本没有流泪的能力。

    “读完可以□□,你的脑容量有点小,以后可以找更大容量的芯片插入扩容。”对面的机器人对他说。

    荣贵摇了摇头:“不用了,就让它在这里吧。”

    “可是你的脑容量真的很小。”对面的家伙不解风情道。

    “那又怎么样?我的脑容量本来就不大reads;!我的优点不是脑袋而是脸蛋身材啊!”荣贵没好气的回答道,说完却又愣住了。

    啊……是了……

    这句话,当时和荣福一起聊天的时候他也说过的,每当荣福教他数学题他死活学不会的时候,每当荣福开始敲他的头,他就会梗着脖子这样回答。

    又一段原本模糊的记忆从他的记忆深处被修复出来了。

    有点亲切。

    他忽然有点开心起来。

    于是等他重新抬起头来的时候,就又是一副没事人的样子了。

    “那……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我……怎么变成这样子了?我的病治好了吗?”他总算想起问这些了。

    对于别人的*并无兴趣,对面的机器人只是看看他:“你的问题我只能回答一个。”

    “我并不知道对于你来说,现在应该是什么时候,因为你生活时代的年份并未在我们这里的历史书上出现,而现在是混沌历349年。”

    他顿了顿,半晌又补充道:“今天是2月14日。”

    看来他刚才八成是去定位时间了。

    荣贵呆了呆。

    对方继续说了:“你的病应该也还没有好,颈部以上位置全部由管子与专门的仪器连接,这个研究所已经被废弃多年,如果不是当年注入的营养液够用,你八成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了。”

    “所以,我唯一能够告诉你的,就是你为何变成这样了。”

    “前天我无意中误入了这里,这里的空气不适合人类生活,在自己的身体受到致命伤害前我发现这里所有的冷冻仓只有你的还在正常运行,于是我就把我的身体放进你的冷冻仓一起冷冻了。至于你如何变成了现在这样,算是我分享冷冻仓的酬劳,如果不是我将你的意识代码整理转移到现在这具简易身体上,你即使醒来大概也不会是你了。”

    这段话对于荣贵来说有点小复杂,好在他现在是机器人,使用重复功能重新听了一遍之后,他呆呆问道:“是……怎么转移的呢?”

    然后——

    虽然对方的脸是一张滑稽可笑的机械脸,然而荣贵总觉得自己还是从对方的脸上看到了些许轻蔑的表情,下一秒,果然——

    “虽然我可以解释,可是我不认为你听得懂。”

    对方的声音明明没有任何语气,可是每个字都能听得出轻视。

    可惜他竟无法反驳。

    用机器人的身体艰难的起伏了一下胸膛,做了一个深呼吸的表情,下一刻,荣贵觉得自己又可以平心静气和对面的家伙说话了。

    “好吧,我的脑容量确实可能不太够……”

    “不过……”

    他也在自己的体内找到设定时间的地方了,按照对方刚刚说的时间校正了日期,注意到今天的日期,荣贵抬起头来。

    “才发现今天是个节日呢。那么……”

    对面的机器人不解的抬起头来。

    “情人节快乐。”荣贵笑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